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承认书店里的艳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承认书店里的艳遇

        我终于年满18岁了,这样我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光顾城外的那家成人书店了,那可是我梦想了好多年的地方。我以前所看过的色情书籍都是那女之间的故事,也只不过是从同学那里借到的,可是关于同志的色情小说却从来没有看过。但是现在我第一次可以借阅同志色情书籍而不用求助于他人了。其实,在高中的时候我已经有过几次同志间的性接触了,但是那几次的经历远不如我那天在成人书店的艳遇,买了什么杂志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是那次的性邂逅却使我终生难忘。
  那天进入书店后,我没有敢直接到同志读物的区域,只是在书店里转来转去,观察其他人有没有注意我。确信没有人注意我之后,我鼓足勇气来到了同志读物书架前。我盯着书架上的同志杂志,尽量装作不以为然,随便乱翻翻的样子,我周围的大部分人在翻阅诸如《哈斯特勒》这样的杂志。突然我发现有人在注视着我,我向后扫了一眼,一个30来岁的家伙正盯着我瞧,当我回头时他赶忙把视线移到了一边。他身边的那个头比他稍微矮一点点的年纪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家伙也似乎在观察我在找什么杂志。最后,我赶紧选了自己想要的杂志,因为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好好过过瘾了。于是我快步走向收银台,付款之后迅速走出了成人书店的大门。
  我记得当我走到自己的车门前的时候,我忍不住还是回头看了一眼。我看到那两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已经坐在他们的车里了,并且正在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我马上意识到他们对我感兴趣,尽管我不知道他们对我到底感兴趣到什么程度;但是我自信自己18岁的青春躯体对所有人都有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我暗自思忖:我BBIN电子→斗鸡,点击进入操!我就是这么酷。
  我挺直身体在他们刚要发动引擎的一刹那向他们走了过去,我的举动使他们大吃一惊,两个家伙傻愣愣地看着我一时竟不知所措。
  “ 嗨!怎么了,哥们儿?”我问道。“哦……没……没什么,帅……哥。”年轻的家伙回答到。
  “哦?”我放胆接着说“看起来你们好像有什么事情要问我。”“你……你什么意思呀?”那个年长的家伙用一种戏弄的腔调反问道。
  “嗯……,好像……,我不知道,可能……大概……你们这两个性感的家伙要和起伙来干我,或者……”
  我没有想到我这么淫贱,因而我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可是想被两个年长一些的男人干毕竟是我幻想了很久的事情了。于是我也顾不得这两个性感的家伙是什么人了,想那么多干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没错,小子!”年轻的家伙说到。“我叫罗德”年长的家伙说:“他是我的铁哥们儿,麦特”
  “我叫戴夫”我说:“那么,你们俩都是1号咯?”“是啊”麦特说:“这就是我盯紧你看的原因,呵呵。”
  停车场的对话结束之后,我最终同意去他们的地方,一套距离书店3英里的公寓。那是个繁华的街区,应该很安全的,然而我现在根本就没有考虑安全与否的问题。我兴奋异常,专注地开着车,压根就没有回头的念头。
  那个时候,我只是想就凭我5英尺7英寸、130磅的身材,一定能让这两个家伙发疯的。罗德有6英尺1英寸高,可以说是个标准的肌肉男,虽然长相不是十分的帅,但是特别的性感。他穿着一双15码的特号皮鞋,关于这个后面我会谈到。麦特5英尺10英寸高,身材和罗德一样匀称。
  到了罗德的住所,他马上放了一张同志小电影碟到DVD机里面,三个酷男在做爱,我想影片里的景象很快会在现实世界里活脱脱地呈现出来。
  “嘿,小家伙,你也想这样来个三人行吧?”罗德用重重的腔调问道。
  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的问话,我感到的鸡巴迅速地硬了起来,因为我看到罗德的鸡巴隔着裤子在动。此时,他和麦特都已经脱掉了上衣,俨然在向我展示他们的完美身材。我的眼睛向下移到罗德那双15码的大脚,我向来都喜欢大脚男人。因为我只知道脚大的男人鸡巴大,我喜欢他们用大鸡巴摔打我的脸,并且让我舔他们的大鸡巴。我不是迷信,但是我的脑袋里总是装满了这些奇怪的想法。
  “你喜欢大脚丫子,小子!啊哈?”罗德悄声问到。“就是,我也这么认为。”麦特说道。“是的,先生。”我回答到。
  就这样我靠近他的大脚坐在了地板上,麦特用他的左脚在我脸上揉搓了起来,一种无法抗拒的性冲动在我的裤裆里像烈火一样开始燃烧了起来。我禁不住开始流口水,于是我抱起他的大脚啃了起来,我认真地吸吮他的每一个脚趾,感觉就好像在舔一条条肥大硬挺的大鸡巴。
  “唉,麦特,”当我在拼命舔着麦特的脚丫子的时候,罗德说道:“我敢打赌,这小子的屁眼一定很紧,你说呢?”“耶,我也敢赌。”麦特回应到。
  罗德冲麦特使了个眼色,麦特就走向音响设备下面的那个橱柜。我趁喘息的功夫,看麦特在干什么。他打开了那个橱柜,那里都是罗德搜集的同志色情书刊和电影碟片,和正在播放的不同,还有一个盛满性工具的盒子,罗德打开了盒子并从里面挑选了一条中码的假阴茎。一想到用一条玩具鸡巴操我18岁粉嫩的小屁眼,我就有点禁不住想要射精的感觉,但是我还是尽力地克制自己不要那么早就射了。
  当我继续四爪着地卖力地啃着罗德的大脚的时候,麦特拽掉了我的灯笼裤并且开始用手指戳弄我已经湿润的窄洞洞。他把那根假鸡巴插入我屁眼的时候,我还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看,我说过的,这下子的屁眼就是紧。”罗德说。“嗯。”麦特说。
  “OK,小子,我们会让你做好充分的准备来服侍我们的。”罗德微笑着说。“唔……”我嘴里塞满了罗德的脚趾,用我的呻吟声作为了对他的回答。
  把假鸡巴完全插入我的屁眼之后,麦特让我背躺在地板上,他的两只脚也凑了上来,尽管他的脚只有12码,比起他老朋友的稍微小了点,但是他的脚丫子却另有一种非常男人的味道,让我非常享受。
  “操!小子,”罗德呻吟道:“你的口技比以往的任何人都了得。”“哼!”我暗想“我可不是吹的,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这么称赞我的。”
  “试想一下,他舔鸡巴而不是舔脚丫,会是什么感觉?”罗德说到:“小子,你知道吗?我想该是我们好好操你一顿的时候了。”
  “是的,先生。”我顺从地说道。
  这时候,我已经全裸了。麦特把那个假鸡巴从我的屁眼了拔了出来,然后他和罗德除掉了他们所有的衣物。他们的鸡巴都比我的大。罗德的鸡巴差不多有9英寸长,而麦特的也超过8英寸。虽然我以前也舔过不少鸡巴,但是那些都还没有我7英寸的鸡巴长。
  我忽前忽后地轮流吸吮着这两只大鸡巴,一会是罗德的,一会是麦特的。最后,罗德坐在了沙发的中间位置,张开了他的两条腿,我跪在地板上,尽我所能吞下他那条既硬又可口的大肉棍。而麦特已经开始在我灼热的迫不及待等待被操的屁眼上和他的大鸡巴上涂润滑油。
  我现在还记得,当他插入我的时候,我所发出的巨大的淫叫声,现在想想都后怕罗德的邻居是否会听到。麦特慢慢地插入他的大鸡巴,并不断地扩展我的屁眼。与此同时,我继续不停地为罗德9英寸的大鸡巴做口水浴,只有在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会停一下而已。之后麦特开始用力快速地抽插了起来,当我开始觉得有些受不了了的时候,罗德在我屁眼的最深处狂射了一阵,他灼热的精液全部被我贪婪的屁眼吞了个精光。我能感受到他每一次射出的爱液冲撞我直肠壁的刺激,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袭遍我全身。仅仅相差几秒钟的时候,罗德的大鸡巴也做出了回应,一股股甜美的精液直冲我的后嗓,我赶紧悉数收进了我的肚囊,没有一滴浪费掉。我依然记得当时我有点失望,你想罗德已经把他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嘴里,他怎么可能再操我的屁眼呢?9英寸的大鸡巴,那可是我那天最想得到的东西。
  然而,他继续用他那还留存有精液的大鸡巴拍打我的脸,渐渐地它又开始硬了起来。“现在该我了,小子!”他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MMMMMMMMM,是的,先生。”我尽我所能地装作可爱乖乖回答到。我转过身,四爪着地把我充满罗德精液的屁眼对准他鸡巴的方向。
  “不,小子,不是这样。”他一边说一边把我从地板上拽了起来并把我摁到了沙发上。然后他抓住我的两脚踝,分开我的双腿架在了他的双肩上,在他鸡巴上残存的精液和罗德射在我屁眼里的精液润滑作用下,他9英寸的大鸡巴豪不费力地进入了我早已准备好挨操的后眼里。
  不知何故,我一点都不明白他那么粗大的鸡巴竟然如此之快地全根没入我这18岁粉嫩窄紧的屁眼,而且没有令我感到丝毫的疼痛。
  “感觉怎么样,小子?你喜欢我的大鸡巴操你的屁眼,啊?”他厉声问道。
  “哦,耶,先生。”我说道:“它在我嘴里让我感到爱不释口,现在它又让我后门失守。”“好啊,小子!”罗德回应到。
  在我享受这个大哥哥给我的性快乐的同时,他的铁哥们儿则坐在沙发扶手上开始用他的脚丫子爱抚我的脸。尽管麦特刚刚操得我如此舒服,然而他的脚还是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也正是这个时候,我虽然无法触摸我自己的鸡巴,可是它还是如火山爆发一般狂射了起来。我的高潮似乎永远都无法停止,罗德狠命地持续操着我已经松弛的屁眼,麦特也不停地用脚刺激我的脸颊。罗德的抽插越来越狠,也越来越快,他似乎永远都不会射了。最后麦特开始和我接吻,我身体和他们的每一个结合处都充满了快感。
  就这样我再一次开始射精,这次喷射量比第一次还要多,虽然我的鸡巴由于多次高潮而开始感觉酸痛,我的屁眼却丝毫没有任何不适,它似乎需要更大更强烈的快感。
  “哦,耶,我要射了!我要射遍这小子的全身!”罗德对麦特说。麦特站在我身体的上方,罗德抽出了他的的鸡巴,开始疯狂地撸他的大鸡巴,罗德也不落后,两人快速地撸着个自的鸡巴,半分钟之后,他们开始扫射我的全身,我的脸上,胸部,大腿上洒满了他们奶白色的精液。这简直太可怕了,吞吃了那么多的精液,屁眼里也喂满了精液,甚至全身都沐浴着两个性伙伴的精液,毋庸置疑,这是我今生一场难得的考验。
  我确实从那天成人书店的艳遇中得到了无比的快乐。那当然也不是我和罗德以及麦特的结束,我们经常在那家书店碰到,当然有些时候是故意到那里等他们罢了,而每次碰头的结果都是再次回到罗德的住处去幸福快乐一次。然而过了一段时间,这种三人游戏渐渐地失去了往日的吸引力,可是这个难题很快被罗德解决掉了,那就是罗德每次都邀请他和麦特其他的1号朋友来参与我们的活动,而我总是这里唯一的0号,我实在是热爱这种一个0和众多1作战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