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  [都市]熟女情怀的归属(全本)-31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都市]熟女情怀的归属(全本)-31

        

[都市]熟女情怀的归属(全本)-31

           第三十五章披著黑羽的撒旦

           第三十五章披著黑羽的撒旦

  男人们调笑的围著如同烂肉一样瘫在地上的女人,一个男人摸著自己的下身,
踢了踢肮脏不堪的女人道:“不愧是个婊子,腿夹过的人多,经验丰富啊!被我
们这麽多人上,还撑得住!”

  众人笑成一片:“可惜,兄弟们还没满足,这个女人已经用不成了!”

  “我们不是还有一个大美人吗!”猛然想起李玥的存在,一个男人提醒道!

  男人们这才想起李玥的存在,转过头去,本该是燥热难耐坐在一旁的美人,
却不见了踪影。男人们愣住了!

  黑胖子大怒,狠狠的踹了一脚离他最近的男人:“还不快去找,那个女人跑
不远的!”

  男人们七手八脚的开始拉扯丢在地上的衣物,互相推搡著穿著衣服!

  黑胖子看著乱成一团的手下,恼恨的吐了口痰!

  正在这时,破旧的仓库卷闸门外,响起了砸门声,黑胖子眯著眼走向门旁:
“不长眼的东西,雄爷我的地盘。谁敢闯进来?”

  “哗啦”一声,卷闸门被拉开,站在门口的黑胖子还来不及反应,一只铁拳
狠狠砸在他的鼻子上,脆弱的鼻梁骨应声而断!

  捂著鼻子,黑胖子满脸是血,眼泪长流的踉跄数步,坐倒在地上!

  沈非白如同从地狱踏上人间的恶魔一样,带著红莲火焰,披挂著夜色的羽翼,
翻飞著怒然的气浪,焚尽一切的狂态,走进仓库!

  男人们呆呆的看著眼前这个怒火中烧的男人,如同看到阴司的阎王,天上的
战神,恐惧从心底滋生,蔓延到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胞,哆嗦的如同秋风中的
黄叶一样的身体,男人们在沈非白一步步的踏进中,一步步的退後!压力让整个
空间凝滞,男人们连大声的呼吸都不敢了!

  看到一群赤裸的男人,地上凌乱的到处丢的都是的衣物,沈非白心头一紧,
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一条抹成灰色肮脏的手臂从男人们身後的地上伸出,看不
出色泽,但是从纤细的骨骼上可以看出是一条女性的手臂。

  沈非白大惊失色,推开人群,几步上前。披头散发的女人,满身狼藉的倒在
地上,小心的拨开女人被头发覆盖的面容,在刀枪血路上拼杀出来的男人,被商
场上人称呼为“狡狐、独狼”的男人,抖动的手指,小心的拨开了女人脸上粘连
成一条条的头发:“不是她!不是她!”默念的心内旁白,乞求的愿望在拨开女
人头发的那一刻,沈非白心中的大石落下,那死寂无波的眼神,狐媚上挑的眼形,
不是李玥!

  送了一口气,接踵而来的是另一个问题?玥儿在那?具可靠的线人的汇报,
玥儿确实是被这批人带走的,可是现在人呢?

  摘下眼镜,沈非白卡住一个只穿著内裤的男人,摘掉眼镜的双眸,寒光凛冽,
如同在雪原上傲视群雄的狼王,爪子下按著猎物,只要轻轻一用力,就可以撕开
咽喉,涂抹一片绯红的血!

  “你们抓来的女人在哪里?”沈非白看著男人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

  男人在沈非白强大的压力面前,连嘴都张不开,哆嗦的尿湿了裤子!

  扔下手里的人,沈非白环视在场众人:“我再问一次,那个女人在那里?”

  男人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也没办法回答,他们那里知道那个女人
去了哪里?

  “很好!”轻笑著,沈非白打了个响指,门外候著的洪涛,带著一群手拿砍
刀的人马,走了进来。刀刃上缠上了厚厚的透明胶带。

  接过一把刀,沈非白熟练的拿在手上挥动了几下道:“现在谁告诉我人在那
里,我就放谁一条生路!”

  男人们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被洪涛踩在脚下的老大,集体跪倒在地:“沈
少,沈少,不是我们不想说,是我们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去了哪里,刚刚她还在,
一转眼就不见了!”

  “哦!”沈非白点点头,手一动,长刀一挥,厚重的刀背砍在一个男人的肩
胛骨上,顿时砍出一道深深的钝伤!肉被砍烂了,皮肤与骨头却完好无损!角度
与力道的拿捏让在场的众人心头一凛!

  洪涛暗暗赞叹:“早听说过沈少身手很好,却从来没看到过,今天这一手就
知道名不虚传!”

  “看著脸色惨白冷汗直冒的男人,沈非白笑的云淡风轻:”我再问最後一次,
那个女人在那里?“

  哭叫的跪在地上的男人们,不停的求饶著:“沈少,我们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啊,那我就不问了!”沈非白将刀扔给洪涛道:“这些人,一个也
不用留!”

  洪涛嗜血的一笑:“就等您这句话了!”

  躲在缝隙里的李玥,克制著挨过一波狂潮的席卷,昏昏然的晕了过去。刚醒
过来就听到外面沈非白低沈性感的声音,深思迷糊的女人已经分不清现实与幻境,
难受的寻找解脱的李玥,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本能的开始呼喊!

  洪涛带著手下正要上前一尝鲜血滋味,却见沈非白突然制止了众人动作,静
静的站在那里凝神听著,洪涛虽有疑惑,却不敢打扰,只能和兄弟们静静的等著!

  耳听到细微的呼唤声,沈非白几步走到集装箱前,焦急的找寻著。

  停留在一处缝隙前,沈非白看著里面熟悉的黑影,轻轻笑了!站起身来伸手
推著沈重的集装箱,洪涛看他这样顿时醒过味来,指挥著手下:“还不快去帮沈
少!”

  一帮人一拥而上,推著、拉著垒在一起的集装箱,李玥抱成一团的身体,渐
渐暴露出来!

  不等拉开缝隙,沈非白弓著身子,钻进了缝隙间,张开手撑在李玥的头顶上
方,轻笑著吻著她火热的脸颊!

  李玥张开朦胧的大眼,看著沈非白怒意未消的眼中带有激动的波光,如同披
著黑色羽翼的撒旦一样张狂的男人,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张开他的翅膀,包裹住女
人的身体,为她撑起一片安宁!

  李玥眼泪不由自主留下:非白,我好难过!“

  第三十六章慰藉的前餐!(H)

  第三十六章 慰藉的前餐!(H)

  完全拉开的集装箱,灯光下,抱在一起的两人,如同交颈的鸳鸯,和谐而美
好!

  洪涛看著在沈非白臂弯处露出半张芙蓉面的女人,嫣红的脸颊妩媚的眼波,
难怪让沈少为她发狂!

  浅浅的吻顺著脸颊滑落耳畔,沈非白眯著眼看著李玥脖颈上那出深深的伤痕,
已经干涸的血液与染红的衣领,让他瞬间寒了脸!

  一点点小心的检查李玥的身体,破损的嘴角,藏匿著血丝,一看就是被人用
力甩了耳光的,脸虽然不肿,豔红色泽掩盖下,也看不到伤痕,但是从刚刚自己
亲吻时,她畏缩的躲闪来看,一定伤的不轻!

  白色风衣的下摆全是血迹,沈非白轻轻拉开李玥的左手,被刺的千疮百孔的
手掌,血肉模糊。轻轻舔著李玥的掌心,看著面色全身燥热的女人依偎著他的身
体不停磨蹭,咪嘤的女人,狠狠的一圈砸在地上,沈非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涌
现想杀人的冲动,即便是少年时被伯父嘲讽、羞辱的时候也没有:“这些该死的
杂碎,居然给她吃了春药!”

  抱起李玥不安分扭动的身体,往外走,经过洪涛身边,沈非白看著他脚下踩
著的黑胖子,冷冷一笑道:“我要让这里所有的人,生不如死!”

  了然的点头,洪涛挽著衣袖,举起了手上的刀!

  抱著李玥进到车里,沈非白有些手忙脚乱的安慰著怀里的女人,既要抚慰她
高涨的欲望,又要堤防她在乱动的过程中撕裂了伤口,还要可知自己因为女人的
举动。而勃发的望,沈非白不由苦笑,咬了一口李玥的鼻尖,看著呻吟著,拉扯
自己衣物的女人,沈非白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去看她露出一半的左侧丰盈!

  被制住了半边身子,李玥无法自由活动,燥热的身子里,有一只巨大的兽在
啃食著她!伸出滑嫩的小舌,舔著沈非白的脖子与耳朵,李玥哭叫著请求道:
“非白,求你给我,给我!我好难受,我好想要!给我啊!”

  看著哭的泪光盈盈的女人,沈非白怜惜的低头吻干了她的泪水,自己何尝不
想要她?不想将她压在自己身下,一辈子困住她,让她以後只能看著自己展露迷
人的微笑,可是现在不行,她伤的太厉害,禁不起这麽剧烈的动作!可是要是不
给她,她一只这样难受也不行!

  沈非白有些头疼,想了想,沈非白升起汽车後座的隔板,将两人圈在一个小
空间里!将李玥横抱在自己怀里!

  伸手剥下李玥下体的衣物,看到湿透的内裤,沈非白狠狠的咒骂著:“那些
人渣,到底给玥儿下了多重的药,让她湿成这样,而玥儿,又是怎样抗拒这汹涌
的药性?难怪细嫩的手心都变成了那样,她在用疼痛抵抗著药力的侵蚀!”

  用嘴咬开李玥上衣的扣子,拉下胸衣的肩带,沈非白轻轻啃咬著她的锁骨与
乳沟:“玥儿,玥儿,上天是如何的巧手,造就了这样一个你的存在?”

  一口口的往下,李玥感受到瘙痒的感觉在自己胸口徘徊,难耐的拱起腰身,
将将左侧露出的丰盈送到了男人的嘴边,不客气的含住自动送上门来的美食,沈
非白含著挺立的红樱,舔弄啃咬。

  右手抱著沈非白的头,李玥抚摸著他柔软的头发,闭著眼睛呻吟著:“嗯…
…啊……好舒服……用力吸啊……啊……嗯……就是这样……”

  吐出被自己怜爱後。湿漉红豔的乳珠,沈非白吻著李玥不满嘤咛的小嘴,勾
著她的舌头,吸吮著,纠缠著!

  右手插进李玥的腿缝间,摸弄她大腿内侧滑腻的肌肤,想要慰藉的女人,自
动的张开了大腿,被堵住的小嘴,哼著催促男人的动作!

  轻笑一声,沈非白不在逗弄女人,伸出两根手指,拨开湿滑的花瓣,慢慢插
进了那紧致销魂的地方!

  舒服的大声呻吟著,李玥挺著腰身,迎合男人手指的动作。

  放开女人的小嘴,让她舒爽的呻吟声,传送进自己耳中,沈非白拉下自己的
裤子,抱著她看面朝自己跨坐在自己腿上,膝盖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敞开身下的
娇花,抵著自己挺立的阳具上,单手抓著李玥的手腕,举过她的头顶,另一只手
扶著那纤细的腰身,慢慢往下压,自己配合的一挺腰,硕大的男根撑开饥渴已久
的花径,深深的插进了花穴深处,圆大的蘑菇头卡在了子宫口上!

  “啊……哈……好舒服……好深啊……嗯……嗯……”空虚被填满的女人仰
著头,摇头满头秀发,舒服的呻吟著。

  沈非白看著如此淫荡的姿态,身下的攻势一次比一次猛,抽插的力道一次比
一次强!

  “啊……嗯……嗯……非白……用力……用力刺穿我……干我……我好舒服
……好厉害……啊……不要再往里面了……啊……太深了……哈……啊……”大
声浪叫的女人,此刻只是一个被欲望的药水掌握,失去一切理智的女人,只想获
得快感与刺激!渴望被用力贯穿的美妙!

  “啊……嗯……小妖精……夹的这麽紧……就这麽舍不得吗……想吞下吗…
…嗯……”一下下用力向上挺动腰身的沈非白,被李玥内壁不同以往的强烈嚅动
与吸吮搞得舒服不已,拧著眉头,满头汗水滴落,沈非白低头吸著那在自己占有
下,不停晃动的乳房!

  上下,两处敏感点被男人掌握,李玥扭著腰,却起伏著身体,迎合套弄著向
上的男根,每一次他都插的好深,都顶开了自己的子宫,插进了那花房的里面,
灼热的一条,快速进出的感觉,拉著自己肉壁的一团团肉,一次次盛开在淫穴外,
如同一朵怒放的玫瑰!

  内壁的敏感点被快速而又强悍的占有,搞的酥麻不已,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要
瘫了!

  舒服的眯起眼睛,蜷著脚趾的女人,花穴中的液体越流越多,顺著车座皮椅,
流到地毯上,沈非白的裤子也被这一股股的花液打湿了!

  被药力影响的身体,不耐男人久插,沈非白再次大力的向上挺多几下!

  李玥绷著大腿,尖叫的到了高潮,花液一股股兜头淋下,烫的沈非白的男根
一阵舒爽的哆嗦!

          第三十七章正餐的开始(上H)

          第三十七章正餐的开始(上H)

  高潮後的女人,暂时得到满足,绵甜的呼吸著,沈入梦乡!小心的帮女人将
狼藉的下体清理干净,沈非白抱著娇媚的佳人,慢慢平复自己还未曾发泄的欲望!

  遍寻不得佳人身影的容敬,焦躁的如同困在笼中的老虎,开著车,无头苍蝇
一样满大街的转著圈子!想了半天,容敬咬咬牙,终於还是拨通了慕容泽的电话。

  趴在摇篮边看著儿子吐泡泡的慕容泽,笑的如同六月的鲜花,分外的灿烂:
“不愧是自己的儿子,看著就是不一样,越看越可爱啊!”小宝宝看著白痴一样
笑的流口水的老爸,依依呀呀的的叫喊著,慕容泽也有模有样的依依呀呀的学著,
父子俩你一句我一句如同在对话一样,说的不亦乐乎!!如此父子沟通与相处的
天伦时刻,偏偏有人不识相的来打扰!

  听完容敬的要求,慕容泽伸出指头戳著儿子肉呼呼的小脸蛋道:“我也想帮
忙啊,可惜我儿子小,老婆凶,还有一个不是人的堂兄压榨我,我也很可怜啊!”

  小宝宝被戳的不舒服,伸手想抓住眼前晃来晃去的手指,慕容泽笑嘻嘻的逗
著宝贝,就是不让他抓住!

  咬咬牙容敬狠下心道:“你堂哥的事情,我来帮忙,还有你分管的业务我也
帮你完成,事成之後,我放你三个月假!”

  “好,成交!”得意的挂断电话,慕容泽继续戳著儿子的脸蛋:“乖儿子,
你说你老爸是不是个天才呢?你以後也要像我一样当个天才哦!”

  被戳的小脸泛红的宝宝,眼见的抓不住老爸的手指,憋著小嘴“哇哇”大哭
起来。

  “慕容泽!!”苏离恼火的从楼下冲了上来。

  慕容泽举著双手赶忙逃跑:“老婆饶命啊!老婆我再也不敢了……别揪我耳
朵,别敲我脑袋……哎呦……老婆你真狠……”

  小心的将李玥放在床上,沈非白拨通了东款的电话!

  坐在床边看著疲累的睡过去的女人,东款有种想伸手抚摸的冲动,思绪之间,
电话铃声响起在寂静的病房里。

  慌忙接通电话,东款压低声音小声的说了几句话,抬起头,看见不知何时醒
过来的宣浵,睁著乌黑的眼睛看著他:“玥玥找到了是吗?你快去看看她!我已
经没事了,休息一下就好,今天多谢你了!”

  点点头,东款站起身来:“那边忙完,我就会过来!”

  “不用了……”宣浵赶紧推辞道!

  “我会过来!”回头看了脸色苍白的女人一眼,不给她拒绝的时间,东款推
开房门转身离开!

  咬著下唇,宣浵思绪杂乱而无序……

  按著李玥的手腕,沈非白心疼的看著不时低声呼痛的女人,紧锁著细致的眉,
咬著红豔的唇!

  “麻药没有用吗?”沈非白皱著眉头问东款!

  “不时没用,是你的女人体质太敏感了,所以对疼痛的感觉也特别强烈!”
东款头也不抬的继续挑著李玥手掌中的玻璃碎片!

  看著不断流出的鲜血与李玥额头渗出的汗珠,沈非白满眼的不舍与愧疚:
“体质敏感的她,为了拜托那样的情况,不惜用疼痛来保持神智,是我来的太晚,
让你受了苦!”

  低头轻轻吻了吻李玥的额头,看著东款挑出最後一片碎玻璃,然後包扎妥当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两天换一次药,伤口愈合前,不能碰水,不能动用这
只手,不能吃辛辣刺激的食物……”看著沈非白越来越暗沈後悔的眼眸,东款叹
了口气:“算了待会我写张纸条给你。”

  “谢谢!”沈非白拍了拍东款的肩膀。

  “谢什麽啊?都是兄弟!对了,至於你女人中的春药,这个药靠你自己努力
了,你要是扛不住我可以给你开点药!”

  “不用了,我能行!”扶了扶眼镜,沈非白淡定的回答道。

  被噎住的东款,看了看床上开始扭动身体的女人,只觉的走出房间,顺便帮
两人锁好了房门!

  摘下领带,沈非白轻轻拉著李玥的手,将她绑在床头上,避免一会剧烈的时
候,会不小心撕裂伤口!

  药性再一次发作的李玥,满眼鲜红的色泽,让她燥热的扭动身体,想要拉扯
自己的衣物,寻得清凉的触感,双手却无法动弹!

  哭泣著呻吟,晶莹的泪珠从长长的睫毛中渗出,沈非白褪去自己的衣物,赤
裸著身体覆上李玥曼妙的身体上!

  鼻端传来熟悉而又清淡的气息,李玥自动分开双腿,圈在男人腰上,让睡裙
下毫无遮蔽的私密,贴在身上男人的小腹上,上下磨蹭著!

  感觉到滑腻的湿漉感,沈非白下身毛发从中的男根体力的越发胀大!顶端的
小孔中透明的液体也慢慢渗出!

  扭著身体寻求慰藉的李玥找寻著最佳的刺激场所,男人不同自己健壮的身体,
是最好的自慰工具,一点点移动摩擦,饥渴的花瓣,吐出大量的水液,顺著她磨
蹭的路径,在沈非白小腹上涂了一片湿亮的水光!

  不断收缩的花瓣,滑动下,触碰到了坚硬而有灼热的阳物,那样的温度与硕
大,顶著自己的珍珠上,烫的李玥一阵哆嗦,越发用力的张开大腿,让男根可以
完全贴著自己的花穴移动。

  沈非白看著急切的女人,张开双腿,贴著自己的阳物扭著身体,粉红的淫穴、
充血的珍珠全然展露在自己面前!

  低沈的哼著,沈非白挺著腰,迎合著女人的摩擦,也上下移动自己的阳物,
间或用硕大的蘑菇头使劲顶弄那小小的珍珠!

  彼此相贴的性具,互相慰藉的姿态,只是贴在外边的相互触碰,就让两人舒
服的呻吟著!

  淫穴里的水液,顺著肉棒流下,沾湿了床单,胀痛的乳房想要男人的吸吮,
空虚的花穴也不再满足男人表面的动作,需要更深入,更彻底的安慰!

           第三十八章灵肉的交融(H)

           三十六章灵肉的交融(H)

  抬起腰身,李玥水汪汪的大眼,如同深沈的海洋,溢满欲望与情动的波光!

  “啊……嗯……非白……不够……插我好吗……插进来搞我……占有我……
好不好……里面好痒……好难受……”

  “痒?”沈非白掰开李玥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让粉嫩的花穴完全暴
露在自己面前:“痒啊?那里痒?”伸出手指按压著李玥的珍珠:“是这里吗?”

  被触碰的一跳,李玥摇著头发,求饶道:“非白,别那样……啊……啊……
嗯……”

  弹了弹胀大的花核,看著哆嗦的又流出的花液,沈非白调笑著,手指沿著淫
穴的外围游走著:“不是哪里痒?那是哪里?这里、这里、还是这里?”

  被调弄却又得不到满足的女人,娇声哀求著男人的抚慰,可是男人就是不肯!

  等不及的女人,抬起上身,用双腿夹住沈非白作恶的手掌,在自己的花穴外
摩擦了几下,让花液打湿他的手掌,然後抬著小屁股,慢慢的凑到手指上,沈非
白配合的伸出三根手指,放在花穴外,李玥腰间用力的向下压著,慢慢含进了沈
非白的手指:“啊……嗯……是……是这里面……里面好痒……啊……就是这样
……啊……别往里了……嗯……啊……别抠……啊……哈……别啊……你抠的我
好难过……啊……”

  故意张开手指扩大她的娇花,沈非白看著嚅动的穴口,感受著内壁火热的温
度,赞叹著:“真是个尤物,里面好软,好会吸!”

  一手搓弄自己的分身,一手扣弄李玥的花穴,沈非白尽力让李玥享受到做爱
的快感与灵肉结合的美妙,而不是单纯的肉体需求!

  看著李玥越来越红豔的身体,鼻尖渗出的汗珠与越来越高亢的呻吟,沈非白
知道她即将攀上巅峰。

  手指抽动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深,用力抽出再狠狠的插进去,贴著内壁用力
一搅,李玥夹紧身下的手掌,喊叫著到了高潮。

  趁著李玥高潮失魂的尖叫之时,沈非白等待已久的男根狠狠的插进了还在不
断收缩的花穴深处。

  一次高潮还未结束的女人,被沈非白的强悍进入推上了第二次的高峰!李玥
闭著眼睛全身绷紧,张开的嘴,颤抖著嘴唇,无声的喊叫,身下如潮水一样一波
波的水液,流淌不干!

  沈非白低声吼著,挺动腰身,抱著她修长的双腿,一下下的撞击著:“嗯…
…真紧……嗯……啊……乖……扭扭你的腰……真是好女孩……嗯……啊……就
是这样……啊……扭得真荡!”

  被男人掰开的大腿间,是嫣红的花穴。开合间吞吐著享受顶级视觉盛宴,点击进入硕大粗长的肉棒,鲜红
的肉壁被开阔到了极致,拉扯著静静绷著,每一次男人都将整个棒身完全抽离她
的通道,只留下一个紫红的蘑菇头卡在秘道里!然後再旋转著狠狠的插进去!

  肉壁里面所有的敏感点都被男人的肉棒摩擦到了,销魂的快感将李玥淹没在
欲望的海洋里,健壮的双臂托著她的後背,沈非白舔著她的脸蛋、嘴角、脖颈和
那红玉一样的乳珠!

  “啊……嗯……啊……好深……啊……啊……非白你好棒……啊……好舒服
……啊……我要被你插破了……啊……不要在往里了……啊……哈……我要被你
插死了……啊……嗯……啊……啊……里面……啊……嗯……里面好麻……啊…
…嗯……嗯……好酸……啊……啊……”

  翘著双腿,不断收紧的大腿内侧肌肉,女人被男人的抽插,搞得快感连连,
淫声浪语响彻整个卧室!

  仰著头,沈非白用力的进出著,这个女人的下身柔软紧致的不像话,每次的
进入都如同热刀切奶油一样,挡在前面的肉团被粗壮的肉棒熨烫的拉开了褶皱!
会自动收缩的肉壁贴著他的棒身吸吮著,如同无数的小嘴一样,吸的他的分身舒
服的几欲喷发!

  按著不时抬起迎合的腰身,沈非白转动肉棒,让分身在她的花穴内画著圈!

  不同以往的直来直往,花穴里面所有的敏感点都被照顾到了,这样的感觉让
李玥有种瘙痒的想要小解的冲动,缩著花穴李玥叫喊著:“非白,不要这样搞我
……啊……不要……啊……我要……啊……嗯……我要尿了……啊……嗯……啊
……天哪……不行……啊……不要了……啊……啊……受不了了……啊……”

  停下动作,沈非白亲著李玥激情的泪珠,轻声笑道:“小妖精才弄了几下,
就受不了了!”

  不依的扭动身体,李玥撒娇道:“啊……啊……明明是你……啊……是你胡
乱……啊……胡乱玩人家……还说……啊……是人家……啊……人家不对……啊
……非白……用力啊……啊……用力插进来……”

  伸手按在李玥的小腹上,感受手下凸起的一条硬硬的痕迹,沈非白在狠劲抽
插的时,用力按著那个地方!

  酸酸的刺激感,从子宫里蔓延出来与花径中的舒畅的快感交织在一起,李玥
手被绑著无法使用,只能疯狂的摇著头发、扭著腰肢、失声哭喊著、求饶著!

  “非白……求你……啊……嗯……啊……不要……啊……哈……哈……嗯…
…天哪……非白啊……啊……疼啊……啊……好舒服……啊……我不行了……啊
……插死了……啊……啊……好深……啊……啊……我要死了……啊……哈……
非白要我……爱我……啊……哈……来了……啊……非白……用力插我……啊…
…啊……我要到了……到了……啊……”

  语无伦次的女人说不上是舒服还是痛苦,一次次的夹紧身下的硕物,一次次
的扬洒激情的泪水,一次次的让花液倾泻而出!

  终於忍耐不了的女人,咬著下唇到了高潮,花液如水箭一样喷射而出,居然
从床上射到了床下的地毯上!用力挺了挺自己的腰身,李玥尖叫著到了高潮!

  沈非白低吼著抽出自己的男根灼热的精液,喷射出一道弧线,洒在李玥平坦
的肚子上!

  昏昏然的躺著,不时颤抖的身体是极致之後的表现,还在持续流泻的水液,
沾湿了床单,如同被尿湿了一样,晕开了一大片!每一个细胞都似乎被打碎了,
搅混了。神智与思绪被白色的光晕包围著,根本派不上用场!

  极致的欢爱,是让灵魂都为之颤栗的结合!李玥此刻深深了解了这一点!

          第三十九章灵肉的交融二(H)

           三十七章灵肉的交融二(H)

  被压在透明的落地窗前,李玥圆润的乳房紧紧贴在冰凉的玻璃上,被身後男
人压制的力量,压的扁了下去!

  高高翘起的臀部,连同缠著白色绷带的手,都被男人抓在手里。敞开的腿间,
男人贴著她的屁股前後动作著!

  “非白……啊……这样……会被人……会被人……看到的……啊……啊……”
李玥面朝窗户,看著下面光怪陆离的灯火与来往的行人,对面的大楼里,不是晃
动的人影透过灯光,看的如此清晰!那麽自己在窗边干著这样的事情,对面的人
是否也看的一清二楚呢?

  一想到,可能被人看到了自己淫荡的摸样,李玥强烈的羞耻感让她的身体更
加的敏感,花穴内的水液涌动的也更多了。

  “嗯……”低声哼著,沈非白慢慢的挺动著腰身:“怕被人看见,为什麽还
会有这麽多水?你感觉到很刺激是不是,你也喜欢这样的对不对?”

  “啊……不是……我……不喜欢……啊……嗯……非白……快一点好不好?”
急促的呼吸喷在玻璃窗上,雾蒙蒙的挡住了李玥的视线,绯红的脸颊说不上是被
药力侵蚀的原因还是被男人抽插的原因!

  倾身贴在李玥的背脊上,沈非白汗湿著头发,睁著深邃的眼眸看著她背脊上
弯出的曲线,伸出舌头舔著那白玉样的耳朵,优美的蝴蝶骨:“玥儿乖,叫给我
听,大声叫出来,告诉我你的渴求!”

  “啊……”畏缩的躲闪著那湿漉的舔弄,男人的请求如同解开禁忌的钥匙,
李玥更加往後挺动小屁股,水液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流淌下来,滴落在地上,积成
了一滩。

  “嗯……非白……用力插进去……好不好……嗯……我想要更多……更多…
…嗯……嗯……用力……啊……啊……就是这样……啊……非白……抱紧我……
占有我……啊……”侧著头颅,李玥与扬起美丽的脸庞,甜美的香唇贴在沈非白
的耳根处,喊叫著、呻吟著、乞求著全然的占有欲怜爱!

  低头吸著李玥的锁骨处,留下一个个红色的印记,沈非白撞击的力道开始加
大,并且越来越深:“好的,我的乖女孩,我会给你的,翘起你的屁股,对就这
样摆动!嗯……真是……舒服……”

  承受著来此後面激情的占有,李玥放浪形骸的叫喊著,沈非白的抽插如同清
凉的水一样,滋润著她火热而饥渴的需要。这一刻,李玥宁愿放下一直以来独立
而坚强的外衣,遵从了欲望的主导,作为承受者,娇柔的依附一次坚强的盾牌!

  温柔的又挺动了几下,沈非白拉著李玥的一条腿的腿弯,架到空中!

  单腿独立的姿势站在窗户前,李玥看著夜幕之下如同镜子一样反射人像的玻
璃,羞赧的闭上了眼睛,里面那个姿势淫靡,满脸春情的女人就是自己吗?那样
渴望的目光与难耐的表情,天啊!实在是……

  透过玻璃窗,沈非白清楚的看到了李玥的反应,当平时爪子尖利的猫儿,自
动缩起尖爪,柔顺的依偎在你身边,撒著娇,讨寻你的怜爱,有几个人能拒绝这
可爱的要求?

  从身後拉著李玥的手腕,沈非白用力挺动腰身撞击,一下下狠狠的冲到最里
面,顶在那娇嫩的花蕊上,搅动酸麻舒爽的刺激的感觉,涌动她的全身!

  “嗯……非白……好舒服……啊……嗯……好厉害……插进最里面了……好
酸……好胀啊……”将滚烫的脸颊贴在冰凉的玻璃窗户上,侧著头看著汗珠飞洒
的男人,俊美的脸,深邃的眸,汗湿的发粘在脸颊上,这样的男人,自己何德何
能得到他的爱怜?星眸闪动,波光流转爱意从眼底一丝丝的荡漾而出,缠绕住了
男人的心,吸引住了男人的眼!

  沈非白的动作越见加快,撞击的力道让李玥的整个身子都贴在了玻璃上,尖
声叫喊著,李玥此刻已经忘了的向前的担忧与羞怯,这个时候是有性爱与交合才
是最真实的,最充实的!

  抽出湿漉漉的男根,沈非白放开钳制女人的手,张开腿坐在了身後的皮椅上,
翘起的欲望高高竖立著,头部不断的摇动,青筋环绕其上,丑陋而又可爱!

  李玥捏著自己的乳房,摩擦著大腿,没有满足的花穴吐出一波波的花液,顺
著她的腿根流了下来。

  “非白……啊……好想要……你不要逗我了好不好……插进来吗……插进来
好不好……我好空啊……”

  扶著硕大的男根,沈非白看著焦躁的女人笑道:“想要,就自己来!”

  慢慢挪到沈非白面前,看著那非同一般的物件,李玥的心尖都痒起来了,低
头主动吻著沈非白的唇角,将自己的舌头送进他嘴里,由著他吸吮,小手摸著热
热的不停跳动的男性上下套弄著:“非白……你好大……好烫啊……啊……”

  松开双手,李玥转过身,扶著肉棒抵著自己的花朵,慢慢的往下压,可是太
过湿润的花穴让男根几次都滑开了,李玥急切的扭著腰,哭泣著!

  咬了咬她的肩膀,沈非白一手扶著自己的欲望,一手拨开李玥的花穴,慢慢
的插了进去:“乖女孩,别心急,这就来了!”

  压著身体往下坐著,男根破开紧致的通道,来开嚅动的肉壁,慢慢的插进了
里面:“啊……非白……进来了……啊……嗯……好舒服……啊……”

  李玥脚尖踮著地,上下移动身体骑乘者胯下的巨兽,享受著快感!

  第四十章觊觎的人,是谁?(H)

  第三十八章 觊觎的人,是谁?(H)

  看著背对著自己摇著头发,扭著腰身,淫荡的山西移动,呻吟的女人,沈非
白进入李玥花穴的男根膨胀的越发厉害了,扶著李玥的纤腰,沈非白挺动身体,
在每次李玥下落的时候狠狠的晚上撞上去,李玥被撞的几乎要飞出去:“啊……
嗯……啊……非白……不行……太快了……啊……好深……嗯……啊……轻点…
…啊……啊……”

  一次次的交合,消耗了李玥太多的体力,高亢的叫喊声中高潮再一次侵袭了
她的身体,疲累的女人瘫软著身体,靠著身後男人的怀里,收缩的花穴,却还紧
紧咬著那依然坚挺的肉棒,像是舍不得吐出一样!

  抱著李玥的身子,将她转了个圈,让她面朝自己趴在怀里!坚硬的分身依然
用力的向上挺动,操弄著她的花穴!

  “嗯……啊……非白……好了……不要了……啊……”李玥抱著沈非白的脖
子,舔著他的耳垂求饶道:“人家好累啊……啊……嗯……不要在……在玩……
人家了……啊……嗯……”

  “哦!”沈非白挑了挑眉头,停下了身下的动作:“既然你累了,那就算了
吧!”

  李玥刚舒了一口气,不料沈非白一停下动作,体内就开始升腾起一股躁动的
热流,顺著四肢百骸窜流周身,花穴瘙痒的叫嚣!

  李玥干渴的舔著嘴唇,抬了抬自己的小屁股,想套弄含在自己花径里的阳物,
可是熟知她身体反应的沈非白,从她那急速收缩与湿润的花穴里,就知道了她的
需要。

  按著她躁动的臀部,沈非白故意低头舔著那两粒玫红的乳珠,将它们含进嘴
里轻轻的咬著、舔著!

  “嗯……非白……不要……嗯……动一动好不好……动一下!”李玥挺起胸,
将丰满的乳房送到沈非白嘴里,红肿的小嘴嘟囔著请求著!

  “你不是说累了吗?”沈非白一脸认真的看著李玥道:“累了就要好好休息。”

  “可是……”扭了扭腰,感觉到沈非白插在自己体内的肉棒跳了跳,李玥伸
出手指捏著他胸前的茱萸挑逗道:“坏人……明明自己也想要的……故意这样玩
人家……”

  额头相互抵著,沈非白笑道:“我可是会克制的,现在看来是某人欲求不满,
有求於人啊!”

  “啊……嗯……”被躁动侵蚀的越发难受,身体里的男根更是趁火打劫的浅
浅抽动,越发加重了那种想要被狠狠填满的需求。

  李玥眼泪花花转著,看著沈非白:“啊……坏人……就是不给我一个痛快…
…啊……再往里点……用力点好不好……”

  “可是你累了!”沈非白的理由依然冠冕堂皇,表情淡然的脸更是没有任何
情欲的迹象,如果不是那插在自己花径里,热乎乎的硬挺的肉棒,不安的跳动,
连李玥可能也要被他骗了,奸诈的人!李玥恶狠狠的想著,真想狠狠咬他一口!
可是现在有求於人,只能放低姿态了!

  妖媚的笑著,李玥挺著胸,用两粒乳珠贴著沈非白的胸膛上磨蹭著,不时还
故意去触碰他的茱萸,小舌舔著他上下滑动的喉结,小腹用力的收紧,收缩花穴
的通道,死死箍著坚硬的阳具,不停嚅动!

  沈非白倒吸一口凉风,嗓子里发出低沈的呻吟:“嗯……这个小妖精……啊
……真是……”

  满意的笑著,李玥眨著大眼,流露无辜的神情:“非白……人家好难受……
给我好不好……给我……”

  “给你可以!”被女人撩拨的耐不住的男人松口了:“但是你得由著我,好
不好?”

  急切想得到慰藉的女人,根本没有仔细思考男人的这句话,也不能去思考了,
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男人开始上下挺动,强悍进出的阳物上:“好……好……
啊……嗯……我由著你……由著你……啊……嗯……好美……啊……”

  沈非白看著怀里张著小嘴的女人,眼底划过一丝算计的光芒:“这可是你说
的,玥儿!”

  感觉到有些不对的女人,却无法思考与辩驳,她只能沈浮在欲望里,由著男
人的折腾!

  抡起的木棍砸下,飞溅的鲜血如同一串散离的珠串,喷洒的血液四处都是,
豔丽的色泽,沾染在洪涛的脸上,映照嘴角弯起的冷酷笑容,如同地狱的恶鬼,
让人胆寒!

  踢了踢黑胖子瘫软的身体,洪涛拄著木棍,掏出一方手帕,仔细擦著脸:
“黑熊,你胆子真是够大,沈少的人也敢动?”

  黑胖子右手连同整个胳膊,扭曲成一种奇异的角度,满是血污的脸上,肿胀
的面皮连眼睛也看不到了,挣扎著爬到洪涛脚下,黑胖子伸出左手拉著他的裤脚
求饶:“洪先生……我不知道……不管我们的事情……是那个婊子怂恿我们的,
真的!”

  鄙夷的一脚踩在那只肥胖的手腕上,看著疼的杀猪一样叫喊的男人,洪涛轻
笑:“把责任推给女人,黑熊你越活越回去了,还是不是男人,你胯下那玩意是
假的吗?”

  再狠狠一棍,重重打在黑胖子的膝盖骨上,碎裂的声音传到众人耳中,黑胖
子这次连哼都没哼出声来,直接头一歪昏厥了过去!

  “真是不禁打。”洪涛用木棍戳了戳黑胖子的脸,看他毫无反应,有些意犹
未尽的叹息道,周围打下手的小弟,脊梁骨上汗毛一冷:“老大,那是你出手太
重了,是个铁人也被你打死了,那个胖子能撑这麽久,一身的脂肪不是白长的!”

  铁门一响,一个人从外边进来,凑到洪涛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洪涛听完了,
有些诧异的笑道:“还有这回事,真是有趣,你应该知道怎麽办!沈少的女人,
觊觎的人还真不少!”

  第四十一章自以为是的主角!

  第四十一章自以为是的主角!

  狠狠的摔下手里的烟盒,容敬用手捂著脸,疲累的往後一倒,靠在了沙发上,
找了一个晚上,整个城市都被自己翻遍了,却连李玥一点踪迹也没有,布满是红
血丝的双眼,凌乱的衣著,歪斜的领带,向来风度翩翩的容公子,此刻没有半点
的意气姿态,反而像一个输的一塌糊涂,沮丧狂乱的赌徒!

  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容敬按下接听,片刻後,震怒的摔碎了漂亮的手机:
“找不到,连慕容泽的人脉都找不到人,看来李玥的行踪是被人刻意的隐瞒了,
是谁有这样的手段和能耐?”

  阴冷的目光闪动,容敬的脑海浮现一个人影,儒雅的举止、斯文的外表、内
敛的气质如同蛰伏的雄狮,更似狡猾的沙狐!

  卓少阳和卓少逾待在屋内,眼看著墙上的挂锺一格格的走动。

  “谑”的站起来,卓少逾抓著自己的头发,来回走著:“我等不了了,大哥
我要去找玥儿!”

  “找?到哪里去找?你以为我不想找到玥儿吗?可是就算找著了,玥儿能乖
乖跟我们回来吗?”看著焦躁的小弟,卓少阳有些悲凉的提醒道。

  “我不管,我就是要去,找到了,我就是绑也要把她绑回来,她是我的!是
我的!大哥我不能失去她的!不能啊!”

  悲哀的看著卓少逾癫狂的摸样,卓少阳突然发觉自己居然是这样一个别扭的
存在,前妻和小弟,自己是这场剧目里的什麽?换场时才会需要的小丑!或者是
舞台边上打著灯光的剧务?舞会场上转了一圈,一曲结束,恋慕的女人是远去的
精灵,自己只是围坐等待的其中一员,自始至终只是自以为是的主角!

  慕容泽忙了半天,才哄好了被自己弄哭的儿子,苏离才同意让他进门,自己
真美滋滋的高兴。就被容敬揪出来了!

  憋著嘴,慕容泽蹲在地上拿著小树枝画圈圈,容敬按捺著脾气看著孩子性的
慕容泽,尽管心里急的想上前踹他两脚,还得忍著火。

  等容敬说完所求,慕容泽折断了小树枝,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叹息道:“阿
敬,你这次的对手可不是普通人啊!”

  容敬想到沈非白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睛一眯,眼底冷光乍现:“我知道,你
只需要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站起身,扔掉手里的树枝,慕容泽难得正经的说道:“阿敬,听我的话,你
最好不要在纠缠下去了,这个人可不是卓家兄弟的层次啊!”

  “哦!!”容敬冷冷一笑:“泽,不用为我担心,这趟我是非去不可的!”

  无奈的笑了笑,慕容泽知道劝不回容敬,只能老实的说了!

  李玥跪趴在床上,两手前伸,纤腰高高弓起,小屁股也高高的翘著,双腿大
大的分开,腿间肆虐的男性,粗长的一条,狂野的进出著!

  沈非白一手搂著李玥腰间,一手轻轻握著她受伤的左手手腕上,挺动的腰身,
撞击的前面女人的臀部,女人的身体被撞击的不停前後摇晃,丰满的胸部不停晃
动,响亮的肉体拍打声,混合著淫靡的水液搅动声,夹杂在女人有气无力的呻吟
声中,唱奏出一幕性爱的交响乐!

  右手抓著沈非白横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尖利的指甲狠狠的刺进他的皮肤,划
出几条红色的抓痕,沈非白的吃痛的眯了眯眼,咬了咬如同不安分的野猫一样的
女人的耳朵,舔了舔李玥敏感的耳垂,满意的感觉到她不自觉收缩的花径,轻笑
出声!

  脸色豔红的女人,身体早就被男人不节制的需索折腾的瘫软了,若不是男人
手臂力量的支撑,她只怕是早就爬在床上起不来了!

  小嘴无意识的哼唧著被调弄的刺激,眼眸里激情的泪珠,让她黑亮的眸子在
泪水的光泽下,情欲的滋养下,迷离成两潭醉人的春水池,溺死人的欲望慢慢沈
积其中!

  花穴内壁酥麻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身後男人的撞击一下接著一下,李玥混
沌的脑子开始思索,他们两人到底是谁中了春药,怎麽看,自己似乎都是凄惨的
解药一方,花心里酸涩胀痛的感觉,丰乳上、小腹上半干的粘液提醒著李玥,自
己是如何被这个男人用了个彻底!

  “沈非白……你真是一头回变身的狼人……啊……嗯……”断断续续的埋怨
著,李玥无力的承接著男人快速的冲刺,再一次攀上巅峰,让男人白浊的液体填
满了自己的花穴深处,抽搐的昏睡了过去!

  低吼著释放後的男人,抽出疲软的男性,看著从女人红肿的私处流溢出的他
的体液,有一种她属於他的满足感涌上心头!

  搂著李玥沈入梦乡,微扬的嘴角,贴著女人光滑的裸背,轻轻落下一吻。

  洪涛站在沈非白门口等了一个上午了,还不见沈少出来,不禁无聊的有些发
慌,天没亮自己就来了,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传出的声响,自己不敢打扰沈少,
只好在这里等著,手里的小刀在指缝间灵巧的转动,眼见得东款乱著头发疲累的
走进来,洪涛冲他扬了扬下巴:“东款,那折腾了一夜啊?”

  “医院!”倒了一杯清水一饮而尽,东款简单的回答道。

  “哦,钓上了个护士?你不是不吃窝边草的吗?”洪涛手上银芒闪动,挑著
眉闲闲的问道。

  “不是,是帮一个产妇接生!”东款看著洪涛手指上的小刀,越看越觉得眼
熟,这个好像是前几天自己丢掉的那把手术刀,这小子当时不是说没看见吗?

  注意到东款的目光思索的打量自己手上的小刀,洪涛不自然的笑了笑,将刀
收回衣袖:“你什麽时候改成妇产科医生了!”

  “那人是沈少女人的朋友!沈少下令的!”东款放下空杯子,往内室走去,
如果洪涛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把刀,是我专门去SPYDERCO定制
的,待会别忘了把钱打进我的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