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  【新笑傲之令狐冲风流录】(第22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新笑傲之令狐冲风流录】(第22章)

        

【新笑傲之令狐冲风流录】(第22章)

 第022 章黑木崖夺权(5 )

  而另一边,任我行的计划也在周密部署着。

  夜晚,他的几名亲信躲在一个小茅屋内,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终于,门外响

起了敲门声。

  「谁呀?」

  「颜长老!」

  门打开进来一位手握长刀并拿着一封信笺的中年人。

  「郑长老……刚刚收到教主的密令。」进来的颜长老对着屋中的别一位面带

胡须身材略矮的中年人说道。

  郑长老接过信笺,低声念道:「门户有变,我教大难,速上黑木崖,我行亲

笔。」任我行短短的十几字,却道出了魔教正有大难让众人速归的事实。

裸体荷官在线发牌,点击进入  众人正感意外之时,窗外伸进了几支管子,接着飞射出一股白雾,白雾喷出

打在人脸上和桌子上,竟兹兹直响,并泛起了白色泡沫。

  这白雾中竟是毒水制成,不一会儿,屋内的人便尽数毙命。

  一个山林间,数十名日月教众正奔足前行,他们也是任我行的心腹,也是突

然接到密令而返回黑木崖。几人正疾行如飞时,突然从道两旁飞出一团烟雾,正

觉四下看不清时,从四周射出密密麻麻的箭头,接着一行人便也尽数倒在了地上。

  黑木崖下,赶来了一群黑衣黑帽的日月教众,守卫者对着来人大呼一声「来

者何人?」

  其中一个手拿大刀的人走上前,道:「在下文天少长老,奉教主密令前来黑

木崖,请钱香主放行。」

  被唤为钱香主的人,伸手指着众人回道:「子时已过,任何人等不得上崖。」

  文天少对着手下暗使眼色后,便率先杀了一名较近的卫士冲进了守卫的营中。

接着伸手射出一枚袖箭,将站在高楼的钱香主射下,再与其它的守卫嘶杀在一起

几个回合抢得上崖的吊梯后,文天少与另一位同伴刚乘座吊梯升离地面,谁知顶

上传来一声兹兹的火花声,二人抬头一看竟是炸药。

  「轰隆」一声,吊梯爆炸,文天少二人登时毙命。

  任我行闭关的石室内,他仍在运功化解着体内的异种真气。几番之后,仍是无

果。

  任我行正在沉思时,门外传来东方不败的声音。

  「东方不败求见教主。」

  任我行沉声问道:「什么事?」

  东方不败道:「属下有一件关系日月神教生死存亡的重要大事,要向教主禀

告。」

  任我行略一思索,道:「进来吧。」

  接着石门打开,东方不败竟带着一干亲信手持兵刃走了进来。

  任我行看着众人,沉声说道:「东方兄弟,你和多位长老前来,到底有什么

要紧的事?」

  东方不败一如既往抱拳对着任我行行了一礼,慢声说道:「禀告教主,属下

今日带同多位长老前来见教主你,就是要杀了你。」

  东方不败一言既出,身后各位黑木崖长老纷纷刺向任我行!

  任我行微怔,他虽有所心防但却想不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而且他身上还有

反噬真气!

  下一秒只见任我行一掌用力,掌风所及之处瞬间塌坏,三个长老被击出几丈

远。

  这个时候,忽然一道黑影闯入,蒙着面的令狐冲奔向任我行,一掌向着任我

行面门击打过去。

  任我行感受到对方掌力上传来阵阵微弱但是十分浑厚的掌风,不禁吃了一惊,

当下挥掌劈向令狐冲。

  「砰」地一声,二人掌力相交,任我行登时感觉到一股巨力奇袭而来,自己

的内力根本抵挡不住,当下禁不住倒退两步,同时身上内息忽然不调,喉头一甜,

一口鲜血登时喷了出来。

  令狐冲大喜,当下趁胜追击,上前和任我行再次比斗,任我行此时已经是强

弩之末,十招未到,就被令狐冲擒获点了穴道。

  东方不败微笑着上前,说道:「任教主,没想到吧?你终究还是栽在我东方

不败的手上!」

  任我行自知已无生理,当下看了令狐冲一眼,冷笑道:「想不到东方不败你

手下有这样的高手!老夫输的不冤枉,今日既然老夫栽了,你要杀要剐随你,但

是老夫希望你能放过雪心和盈盈,她们是无辜的!」

  「这个么?任我行,盈盈和雪心我都会放的!因为……」东方不败狡黠一笑,

挥了挥手,一人缓缓走进密室中。

  令狐冲看那人,却是个二十几岁的杏花少妇,容貌端庄秀美,身材婀娜,身

着一袭紫色衣衫,将完美的曲线展露的一览无遗,胸部高挺,玉腰纤细,翘臀丰

满圆润,竟是个绝色丽人。

  令狐冲不认识此人是谁,但是任我行看到了登时脸色大变:「雪……雪心?

你……你……」忽然,任我行像是明白了什么,大笑道,「好啊!好你个东方不

败啊!原来你竟有如此心机,十年前便已在我身边布下了暗哨!我任我行不如你!

不如你啊!」

  「教主……」雪心复杂地看着任我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令狐冲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叫雪心的,就是任我行的妻子,但她同时也是东

方不败安插在任我行身边的细作,想不到!东方不败居然如此的城府高深,任我

行确实完全输给了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微笑着看着任我行,说道:「任大哥,你放心吧!雪心毕竟是为我

做事多年的人,你和她的女儿我一定会善待!另外,你父亲对我有恩,我今日算

是还他的,我不会杀你的!我自会给你安排一个好的去处!来人,带走!」

  两个教徒答应了一声,上前将任我行架起带走。

  当任我行走到雪心身边的时候,雪心心有不忍,伸出手道:「教主……」

  「呸!贱人!」任我行大骂道,「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雪心默然无语。

  黑木崖,大殿大殿中,东方不败坐在教主宝座之上,身旁便是任我行之女任

盈盈。至于雪心,此时却不愿意在来搀和这里的事情,独自一人在后殿休息。同

时,她也不希望东方不败给她任何权力,只希望盈盈能够过得好就是了。

  此时,东方不败微微点头示意童百熊讲话。

  童百熊大步跨到众教士前,扬声道:「这次任教主不幸染病仙游,实在是我

们日月神教的一大损失!东方教主有鉴于此,特别册封任大小姐为日月神教的圣

姑!从今以后,凡是日月神教的弟子,倘若对圣姑不敬一律格杀勿论!」

  教众齐声道:「谨遵东方教主法旨,不敢有违!」

  东方不败对低声哭泣的盈盈道:「盈盈乖,不要哭。你放心!只要东方叔叔

在,没人敢欺负你的!」,然后,起身大声道:「大家听着!从今日开始!我们

大家一定要上下同心协力!光大日月神教!」

  一众教徒纷纷跪倒齐声道:「教主文成武德,仁义英明!中兴圣教,泽系苍

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