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  【新笑傲之令狐冲风流录】(第9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新笑傲之令狐冲风流录】(第9章)

        

【新笑傲之令狐冲风流录】(第9章)

  第009 章封禅台大战(中)

  谁知左冷禅的话刚落音,四周「砰砰」之声响起,一阵爆炸声后,一群黑衣

黑裤劲装之人突然从四周涌了出来。五位掌门和身边的同门高手纷纷拉住自己的

弟子飞起,聚在一块大石之上扫目四周,正在这时,从身后涌出一面锦旗,只见

黑底红边,中间印着一个大大的白色太阳,在那太阳中间,是一红色的弯弯月亮,

衬在白底的太阳之中,更显得耀眼万分。

  天门道长看着旗顶站着的一个,不由得惊道:「啊……任我行!」众人看得

惊骇万分,目光也随着看向那旗顶之上。在那里正站有一人,正是魔教日月教教

主任我行,在他的下方立的二人,看其面容和装扮,像是日月教的两位光明使者

了。

  令狐冲看着这任我行,只见他四十岁左右年纪,相貌俊秀,头发乌黑,身材

高大,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枭雄气度,心中不禁暗自感叹,此人不愧是笑傲江湖

第一枭雄,果然有些门道。

  任我行跃上封禅台,冷眼望着对面石上立着的五位掌门,哈哈大笑,道:

「要劳烦五位掌门齐聚一堂,商量办法来对付我,老夫可真有面子。」

  天门道人道:「任我行,你带这么多手下来嵩山,到底意欲何为?」

  任我行道:「我看五位掌门难得齐聚一堂,所以我特地不远千里而来,想一

次领教一下五岳剑派的精妙剑术。」

  左冷禅道:「任教主,你们这么多人上得了封禅台,恐怕沿途负责看守的嵩

山弟子,已经凶多吉少了。」

  站立任我行下方的向问天大笑道:「左掌门大可放心,虽然贵派弟子不识抬

举阻止我教教主上山,但是我们教主宅心仁厚,贵派弟子全都死得非常的痛快。」

  定闲师太道:「任教主滥杀无辜,罪过罪过……」

  任我行道:「定闲师太慈悲为怀,真是令任我行汗颜。今天我就看在定闲师

太的份上,只要五位掌门答应加入我日月神教,我就饶封禅台上所有的人不死。」

  众人心中皆是奋怒,莫大道:「任我行,你也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任我行看向莫大道:「素问莫大先生的一曲潇湘夜雨弹奏得出神入化,正好

我日月神教曲右使也精通音律,待会你们可以切磋切磋。」

  岳不群接口道:「任教主,我们五岳剑派和贵派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你

突然来犯似乎于理不合。」

  任我行哈哈笑道:「好一个井水不犯河水,然则今日五位掌门共聚嵩山封禅

台,又所为何事?莫非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你们君子之腹。」接着目光一转,

冷声道道:「总之顺我者生,逆我者亡,五岳剑派的生死存亡,就在于五位掌门

的一念之间。」

  众人环视了一下四周,今日在华山之上的五岳剑派中人尤以嵩山派门人最多,

加起来也足足有将近五百人,可是魔教这次也是有备而来,黑衣教徒连同长老高

手在内恐怕将近千人,太室山距离少林的少室山虽然不远,但是也不近,而且仓

促之间,方证大师就算是召集高手前来,也未必讨得了便宜,所以此时的情况确

实十分危险。

  这其中也只有令狐冲一脸无所谓了,毕竟他知道今日五岳剑派是不可能被消

灭的。

  只听天门道:「任我行,你今日分明是横施暗算、以众凌寡,根本胜之不武。

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任我行哈哈一笑,道:「说的好!要是这么杀了你们,未免被江湖同道耻笑。

说我们日月神教以众凌寡、恃强凌弱。好,为了让你们心服口服,我就给你们一

次机会,只要你们五位当中,其中一位可以赢得我日月神教,任某即刻离开封禅

台。」

  左冷禅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任教主,既然你说得出,可要做得到!你

真的想跟我们单打独斗?」

  任我行还未开口,向问天大刀向前一摇,怒声喝道:「混账!我教教主向来

说一不二,你们几个准备受死吧。」

  天门冷哼一声,同样喝道:「好,就让我天门,先会一会你这个魔头。」

  任我行摇了摇头,道:「你还不够资格。向左使,你就先代我打头阵。」

  向问天回道:「属下遵命。」说完持刀跳入场中。对面天门见此,也飞身进

入场中,与向问天二人斗在一起。

  令狐冲眼看天门和向问天交手,没过几招就暗自摇头,泰山剑法也确实精妙,

可惜天门此人僵化死板,拘泥不化,泰山剑法在他手上根本无法活学活用,而向

问天却是招招潇洒自如,不拘泥于固定招式,而且天门的内力也远远不如向问天,

恐怕不下五十招就要败退。

  果然,当二人斗到四十八招时,向问天便把天门一脚踢倒在地。接着冷冷唤

了一声「得罪」,便退回到原来位置。

  泰山派众弟子见掌门被MG电子游戏→复古老虎机,点击进入人打败,便赶忙上前将天门也扶回自已阵营。剩余四

人眼见此景,心中暗道单单一个光明使者就如此厉害,可想而知任我行的武功之

强,看来今天是免不了一场恶战了。

  任我行冷笑道:「天门,想不到你剑如其人,有勇无谋,太令我失望了。

  四位掌门互相看了一眼,莫大接口道:「莫某刚才听闻任教主夸赞曲右使精

通音律,如今想请教一下。未知曲右使意下如何?」

  曲洋未作声将目光转向任我行,任我行点了点头,道:「曲右使,你就尽管

跟他比试一下。」

  曲洋同样点头领命。接着与莫大一起飞身来到场中央,一人拨琴,一人拨着

二胡,二人竟同时以各自乐器为兵刃,在场中对战了起来。接着莫大一个翻手,

将二胡高高的抛向空中,然后自二胡中抽出一柄剑出来,与曲洋接着对战。

  此时莫大先生施展的是「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这路剑法乃是衡山派

绝学,此时一施展出来,莫大一柄细细的长剑仿佛化作了千万道无形剑影一般,

将曲洋包裹在其中。

  而曲洋此时虽然被剑光笼罩,但是手上一把瑶琴挥动,守御的密不透风,莫

大先生剑法虽妙,一时却也奈何不得他。

  令狐冲看了莫大用剑,其剑招精妙,这到也就罢了,但是莫大用剑却是行云

流水,快若闪电,和刚才的天门那般拘泥不化全然不同,已尽得衡山派剑法的真

髓,不禁暗自感叹莫大果然也不愧是笑傲江湖里提得起名号的高手。

  不过,曲洋此时施展出的魔教武功,却也是快若疾风,出身千变万化,一时

之间二人竟然打成了平手。

  任我行双目看向战场,在原地来回几个踱步,冷笑着说道:「莫大啊莫大,

你有什么伤心往事也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老是弹着这曲潇湘夜雨,在那儿自伤

自怜,未免太过迂腐了。」

  莫大战得也是心神暗惊,眼前这位曲右使果然非一般之人,自已已抽出剑来,

对面之人竟始终抱着一张瑶琴,与己战得也丝毫不落下风。

  四周的人对场中的战斗也是看的目不转睛,正在这时突然只听场中瑶琴叮叮

鸣响了几声,接着只见琴身上本镶着的琴弦,似变得活了过来,转眼间变成了一

根根细丝飞向了莫大。众人对此看得胆战心惊,莫大在场中打的也是心惊胆战。

一般来说用乐器作兵器的人,临战时局限于兵器形状及材质的束缚,很难将一身

所学发挥及至。就像莫大自己,也仅是在兵器中再藏有剑,对战时也是出其不意

的挥出占有攻敌不备的先机。而现在与他对战着的曲洋,却仿若对此毫无限制,

人好像是与那瑶琴合二为一,出神入化的琴艺武技逼得自己节节败退,对方并时

不时的在中间插以乐曲当做攻击方法,严重消耗并影响着莫大的内力及心神。

  令狐冲看了,不禁暗自感叹,曲洋不愧是光明右使,这套以琴弦音乐为武器

的功夫确实玄妙,前世听说笑傲江湖中的黄钟公也会类似的武功,却不知道和曲

洋相比又如何?

  果然,过不多时,莫大也被曲洋击倒在地。衡山派弟子走上前将莫大扶了起

来。

  莫大待一站定,拱手对着曲洋一行人,道:「莫大认输。」

  曲洋微微一笑,道:「曲由心生,莫大先生只是败在自己的手上。与曲洋无

关!」莫大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已这方的阵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