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  流氓業務員(全)-28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流氓業務員(全)-28

        

流氓業務員(全)-28

  第一百二十章丽琼的热情

  看着眼前的高丽琼慢慢地走来,这个在我眼中开放而无忧无虑的女人,如今
却是让我如此清晰的感受她的忧愁。

  她眼睛雾蒙蒙地看着我,张了好几次口,都没有说出话来,万语千言都不知
道怎么表达自己。幸好这个时候没有人,不然她的样子让人看到,不知道要引起
轩然大波来。

  “高姐,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了,你还好吧。”对于跟我同岁,比我紧紧大不
了几天的高丽琼,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看到她这样憔悴地神情,突然发现心中
竟然有些心痛。

  “我、我还好。”听到我叫她高姐,她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眼泪就要留
下来,她看上去非常的痛苦,为我这么称呼她而难过。

  “我到你的办公室坐坐,这么长时间没见,我们也好好聊聊。”我看着她这
样,知道躲不过去,就看着她微笑的说道。心中却是想着,妈的,不就是个女人
吗,我是个流氓,难道还怕再多个女人。

  高丽琼的表情,傻子也知道为了什么,在公司过道里,很多话都不方便说,
所以就和她到了她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是原来老爸在这办公的那间,因为她马
上就要主管工厂的销售部,所以就暂时的在这办公。老爸如今是在工厂里有办公
室,怎么说也是大股东,原来津电的老总的办公室已经是他的了。

  “你以后不要叫我高姐,好吗?叫我丽琼就可以了,或者叫我妹妹也行。”
进到她的办公室,高丽琼关上门上了锁,在我的后面小声的害羞的说道。

  “好的,我叫你丽琼吧。”正准备坐下的我听到这句话,心中就有些意乱情
迷。如果说我对丽琼没有想法鬼都不信,向来以色狼自居的我,怎么可能对这位
开放火爆的女人没有想法呢。刚进公司的时候,对于她的那两个大胸部充满着向
往,还有她超短裙里面的秘密,每次在我面前的发骚样,怎的想想就有干她的冲
动,要不是我有娴老婆和她的关系不错,又一直是同事,估计我已经把她办了。

  “那我叫你川哥哥,好不好嘛。”跟着我坐在一边的她,自然的抱住我的手
臂,跟我撒娇的说道。

  “叫我哥哥可以,我可是很色的哦,不怕我把你吃了。”色眯眯的看着她的
胸部,还瞄了瞄她的美腿。

  “那来啊,人家才不怕,人家等了很久了。”丽琼故意的将胸部挺的很高,
口中诱惑的说道,其中还有几分的失落。

  看着她丰满的胸部,制服下的酥胸都可以看到清晰轮廓,真是他妈的是一个
骚货。一个月没有开荤的……,腾的一下就起来了,我的身体开始发热了。哈哈,
这个美女要主动献身,那个男人会拒绝这样的事情,何况是我这样对于漂亮女人
没有什么抵抗力的人。

  “你的心意我知道,不过你也知道我已经有女人了。”我赶紧正容的说道,
尽管由于充血而涨的很疼,但是男人吗,时不时的要装一下。

  “呜呜,人家知道,可是人家忍不住喜欢你。自从你到原来的公司做业务之
后,人家就喜欢上你了。可是你都是那么的忙着工作,借故假装碰到你,你也没
有注意到人家。后来你不是请假就是出差,人家更见不到你了,一直没有机会和
你聊聊。后来我们一起离开公司,人家特别的高兴,打算那晚跟你说明白的,谁
知道你和娴姐早好上了。人家就打算退出,因为娴姐是人家最好的朋友,可是我
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嘛,越是不想了就越是忘不了你,我真的受不了了。呜呜,人
家这一个月都不知道怎么过的,娴姐说你有很忙的事情要做,可是人家好怕你是
躲着我。”

  一位大美人在你的面前哭着说,多么的爱你,应该那个男人也会忍的住喜欢
上她。我把她抱在怀里,搂着这位身材火爆的美女,心中非常的感激她的深情爱
意。

  “好了,宝贝,川哥哥知道了,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小宝贝。”美女在怀,
我那能有时间顾及其他的,心中只留下万般的柔情。她的流着泪的红红的脸庞,
那么的诱惑引人,低头吻上她的小嘴上,她竟然身子有些颤动,看来她是太激动
了。

  “你接受我了嘛,你是真心单愿意接受我吗?”丽琼高兴的搂着我的脖子问
道,期待着我的肯定。

  “当然了,一位大美女这么爱我,我要是无动于衷,那我还是男人嘛?再说,
川哥哥老早就看上我的小美人。”我笑着说道,一只手在她的胸部揉了几下。

  “嗯,你真坏,就知道你能接受我,因为你是大色狼嘛。太好了,以后我就
可以永远的和娴姐在一起了,还有那几个妹妹。”知道我的决定之后,她高兴的
亲着我,好调皮的说道。

  “什么| ?这些你也知道?”我没有想到她知道我的其他的女人,是不是王
总他们也知道呢。

  “哈哈,看你紧张的,都是娴姐单独告诉我的,别人不知道哦。”她手在我
的胸上抚摸着,笑着跟我说道。

  “娴老婆给你说什么了?”心中想到,娴姐一定是心软,将自己出卖给了这
个女人。

  “告诉我你喜欢什么,爱穿什么衣服等等,可是娴姐没有告诉那几个妹妹是
谁,你能告诉我嘛?娴姐还说、说你在那个方面特别的勇猛,一个女人满足不了
你。”她说到我的勇猛,害羞的小声说道。

  “那几个妹妹以后你就见到了,她连我的勇猛都给你说了,你认为是不是呢,
不信可以试试啊。”抱着一团火,小兄弟坚硬无比,我色眯眯的吻着她说着,下
身使劲的向上顶了几下。

  “嗯~,川哥哥你真是好色哦。”感到自己臀部下压住的那根坚硬,还在自
己的臀沟中来回动了几下,她害羞的说道。

  “嘿嘿,我一直忙,一个月都没有喂它,它真的很饿了。”我的手从她的衬
衣下面进入放到她的酥胸上,隔着她的衣服抚摸着她的超大的胸部。

  “啊~,一个月没有喂它了,哇,你竟然能忍得住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娴姐
说你是一天都离不开女人的,这次怎么例外了,呵呵。”丽琼像个小孩一样,一
扫刚才的忧郁,满脸充满着红润,还夹杂着舒适的呻吟声,看来女人的全部就是
爱情一点都没有错。

  “当然有原因的了,哪天有空了再告诉你,我的丽琼小老婆。哈哈,你要是
再不起来,我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我的又手伸向了她的身体,刚刚要放到她的两腿间,她浑身一震,赶紧的从
我怀中起来坐到一边。也许她很久没有人碰到她那个神秘地方了,所以火爆美女
的也害羞来,不过看上去却别有一番风味。

  “老公,这样忍着可不好,我帮你弄出来。”丽琼像下了决心一样,跪在我
的双腿前,小声的说道。

  她没有等到我的回答,就将我裤子上的拉锁打开,将我男性象征拿了出来,
早已经爆涨的分身,她的眼睛盯着它,小手都有些颤动,竟然没有动作。我看她
的样子就知道她真的很久没有见过男人这个东西了,我的心中就是有些纳闷,这
样和她与以往表现不一样,有些太害羞了。

  “还不快啊,老公都有些受不了,”我说着就自己动了几下,分身在她的手
中动了起来。

  “啊,老公,人家来了嘛,我要你好好的享受,怎么你自己动了,不行,我
来。”说完,就张开她性感的小嘴女人天生的三个洞穴,各有各的妙用。

  丽琼的动作开始非常的嫩涩,真是让我不理解,她应该非常的熟练才对,怎
么好像是第一次一样,莫非是要这样讨好我,想到这我更是性趣昂然。看到开始
她有些作呕的状态,将它放出来,干呕上几下后又继续着伟大的工作。几分钟之
后,她逐渐地有了经验,熟能生巧的一丝缝隙也不留的,增加进出她口腔的摩擦
力,我真他妈的舒服。

  我伸出手,抚摸着她胸部,在我的手中她的胸罩已经被褪到一边,时不时的
用两个手指,夹住那坚硬的突起。我的揉搓她双胸的轻重,正好是她感觉我是否
舒服的信号,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她柔软而又湿润的舌头在我粗大尖端,动情的允吸着。口腔中的爱液让我感
到了在女人下身的洞穴一样的舒适,一样的温暖。我忍不住的舒服的哼出了声音。
下身的暴涨,使我充满着急切的欲望,我开始配合的开始运动起来。

  丽琼的脸随着我的野蛮运动中变得更加娇嫩红润,鼻孔里的出气声越来越急
促,喉咙里传出的呻吟也越来越刺激着我的欲望。也许是很长时间没有碰女人积
攒的太多了,也许是这个场合太刺激了,也许是丽琼的口腔太温暖了,我身子一
震酥软,伴随着全身触电似的抽搐,一股股热烫的精华就交了出来。

  “对不住了,丽琼老婆,我没有控制住,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快乐了。”我歉
意的说道,我说着就要起来给她拿面巾纸擦去,她没有让我起来,而是慢慢的将
口中的液体吞了下去,又将嘴边的舔干净。而后看着我深情地说道,“老公,那
东西不脏,因为那是你的东西。我爱你,就是爱你的一切。”

  “谢谢,丽琼老婆。”我感动的说道,从来没有女人给我说过这样的话,我
能不感动嘛。

  “呵呵,我是你老婆还有什么好谢的,老公你要不要再来一次或者进到下面
里去啊。”

  “不行了,我们这是在公司,这样吧,你要老公爽了,也不能要你吊着,我
就赶紧的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完,下午我们出去,老公再慰劳慰劳你,好不好。”
我现在真的全身充满着欲望,而眼前的美女又已经动情,所以给她说道。

  “真的,好啊,不过你要快些噢,我给你清理干净,你赶紧的处理工作吧。”

  她说完,而后温柔的给我整理好衣服。这样的风骚的女人那个男人不喜欢,
我看着整理衣服她,我心中想着一定要把她金屋收藏起来。

  “好了,我要去楼上了,上面我还有家公司,处理完之后我给你打电话,记
得你要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好。”

  “嗯,我等你,老公,我刚才都湿了,快点哦。”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
含羞的说道。

  “哈哈,小骚货。”

  我离开了她的办公室,在她的办公室待了一个多小时,现在那种舒服的感觉
还没有褪去。回到了我的办公位置,将山东青市那个项目的资料重新熟悉了一遍,
又给武云信息科的李姐联系了一下,寒暄之后跟她要了有关青市的一些资料,李
姐破例给了我一份。

  中午,我没有在川胜设备吃饭,而是到了振华科技创业基金去了,和丁凯联
系好的。市场助理小红非常的纳闷,我怎么不吃饭就走了,刚来就有业务了嘛/.

  自己的基金公司仍然没有进去,还是小雪的助理薛丽丽把我接进去的。她看
到我后十分的高兴,没有想到失踪一个月的我今天来了。

  我们之间边走边聊,丽丽现在的说话比来的时候好多了,进步非常的快了。
我被带进了丁凯的办公室,她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我笑着要她通知一下前台,
告诉她们我也是公司的员工,下次不要拦我了。

  “又被拦住了,你要是说你是大股东,她们谁敢拦住你,现在和地下党似的。”
丁凯白了我一眼说道。

  “靠,几天不见你厉害啊,敢说起我来了,是不是最近的工作太轻松,给你
找些新的工作啊。”我瞪了他一眼说道。

  “嘿嘿,老大,我刚才是胡说的,看我都累得发晕,说话都不知道自己在说
的什么了。你要是再给我工作,估计就再见不到我了,那个时候我只有在地府中,
默默地祝福你来接替我的所有工作。”他赶紧变了脸,一幅我多么累地样子,讨
好地说道。

  “得了,就你这样的人,再给多少工作都没事,叫什么怨啊。”

  “是,是,紧记老大的教导,不过你老不来就是一个月,什么事情都是我们
决定,您自己到一边闲着去了,我想起来就是不爽。”他还是找到这个机会,反
驳的说道。

  “要你当总经理干什么的,现在你是电视报纸上常客,听说要给你来个什么
天津十大杰出青年之一,那些荣誉都是你的吧。你要是不要就换人,你老婆那关
你自己想着怎么过吧。”我威胁的说道,这个小子有些爱慕虚荣,更是宠着他的
那个漂亮的女友。

  “嘿嘿,哪能呢,您是有很多的事情所以很忙的,以后有空就来,这里有我
们你放心好了。”他谄笑的说道。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给我讲讲公司最近的状况,有什么问题讲出来,春
节前的一段时间我有空,赶紧的解决。”互相瞎侃几句之后,就说起正事。

  “好的,公司现在的发展比我们预料的还有好,发展的非常的快。首先,小
轿车厂所有产权的我们基金全部购买,以前那的装修不错,所以我们没有采用全
部重新装修,而是看到那不行就补装那的办法;其次,北京的三个项目基本处理
完,北大环境研究院海教授的垃圾处理工程项目已经开始全力支持,和环境研究
院签订全面的合作协议,成立一家环境公司,股份是他们以百分之二十技术入股,
其中百分之十为海老和他的弟子所有。李若梦硕士领导的小组,同样是这样的形
式进行。而那个生物课题,遇到了麻烦,他们学院要求三千万要我们买断,可是
这个项目完全停在理论上,我们投资部门对此不赞成,所以我们现在仍在和他们
谈判中。还有个好消息,就是由于我们这次和北大院系的合作,北大的高层非常
的震动,我们两家正在协商全面的合作。其次,钟庆工程师带领这十几个同行已
经和我们公司签订合同,全面的开发航天产品,听说最近有一项产品马上可以进
入市场,前景无限啊;此外,是慕容总裁利用十亿的资金购买了靠近大港的大片
地皮,因为没有什么竞争,就太便宜了,作为以后垃圾处理工程的基地。最后,
也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这样下去,钱已经不够用了。”

  我静静的听着丁凯说着。
  第一百二十一章家有酸梅

  我现有三家公司,其中两家公司我直接参与了经营决策,另外一家由方敏负
责的己经收购来的东方猎头公司,不过没有参与她的经营决策,因为我知道她自
己来做比我还要强。

  听到丁凯对公司最近一个月来公司的业绩介绍,我真的非常满意,他们在短
短的时间内有如此的成就,己经非常的不错了,公司己经超常规的发展了。

  “公司的员工辛苦了,年前一个月的时间内对公司的职员进行成绩评定,年
底时候要对成绩优秀的员工给予重重的奖励。先做好评定工作,具体的奖励方法
我们到时候再协商。”我跟丁凯吩咐道。

  “太好了,你这么说我就不用再建议了,我非常的赞成,这样明年的工作更
加的好做。他们的工作却是非常的努力,尽管是为了保住在咱们公司的高额薪金,
可我们要给他们更高的希望,留住这些人才。”丁凯积极的赞同道。

  “是啊,人才是公司的基本。现在公司的资金己经开始提到了日程,毕竟几
十亿人民币,对于技术研究来说,就少的可怜,杯水车薪啊。我们现在是起步阶
段,资金方面不到万不得己的时候是不会增加的,要从我们现有条件、掌握的技
术开始创造利润。不然我们投入了几十亿的资金,就像大水漂一样没了,走上原
来一些相关公司的老路子上去,那样还会形成一种可旧的依赖心理。”我跟他严
肃的解释道。

  “知道了,我会想法克服这个困难,不信在剩下的资金用完之前,赚不到钱。”
丁凯听到我的话,点头同意的道,同时也开始思索着怎么利用手中的技术最快的
获取利益。

  “哈哈,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信心,给我说说最近的资金情祝,怎么六十亿的
资金这么快就不够了?”我笑着问道。

  “其实现在资金用去的并不多,之所以感到压力是为以后着想,很多的资金
己经被项目所预先占用。比如现在,我们最大的资金投入是在垃圾处理项目,这
个分公司注册就用去一个五个亿,而后投入设备的研究资金就是一个亿,慕容董
事长决定购置该项目的地皮又用去了十个亿。而一旦海教授将那些剩余的技术突
破,进行工程建设,还有很多的设备只有自己才能制造,那样我们的资金需求更
大,暂时要二十个亿的储备金。按照海教授的现在的研究进度,估计最迟到明年
三月份技术就完全的成熟。要不没有人敢接这个项目,真是资金需求太大了。

  “还有,我们投入在航天方面的研究,资金也不小,航天的研究设备太贵了。
随着我们现在进度发展不用再寻找项目,就这几个项目到明年七八月份这些钱就
没有了。

  “嗯,我知道了,形式不是很乐观,不过我相信到时候一切都会解决的,不
要因为资金的事情而瞻前顾后,这些是我考虑就行了。”我自信的笑着说道。看
来公司一些人都考虑到这个问题了,因为资金原因失败是有先例的。丁凯给我说
这些不是他没有信心,而是他要我的一个说法,他也好变相的将我的话传出去,
要公司的员工不用担心资金的事情。

  “那就好,在上次我们和钟庆一些技术人员讨论的时候,慕容董事长突然提
出了一个很庞大的想法,尽管没有办法实现,但是却是非常的诱人,其中的资金
需求更是惊人,不是一个公司甚至一个省份的经济实力能完成的,可是她却认为
可行,现在有一两个专业人士正在进行研究。丁凯摇摇头说道,这件事情他怎么
也想不通,就和我讲了出来。

  “哦,小雪提出什么惊人的想法,让我们的怪才都给吓住了,说说。”我也
好奇的问道,从丁凯的表情来看,小雪的想法一定很有意思。

  “她竟然提出来要建设一个航天研究城,也就是说研究航天的所有技术,逐
步的从部分技术开始到研制新型的航天飞机,再到那个宇宙飞船,这样的想法还
不可怕嘛。

  “哦,你怎么认为它就不能实现呢?”我听到他说出小雪的想法,心中就是
一乐,我的这个老婆真是厉害,这么快就想到了我的下一步计划。

  “用不可思议形容都不过分,首先,国家法律就不允许个人这么做,这些技
术是不可以掌握在个人手中的;其次,它也是最重要的。我们没有那个实力,不
是几十亿,百亿就可以解决的,甚至用上万亿的资金都不一定可以成功。要是那
么的容易办到,那国家倾全国之力,早就造出了宇宙飞船进行太空飞行了无敌龙
书屋快发;还有我们是商人,这样的投入我们是否得到相应的回报,就要好好的
论证了,我也想产业报国,可是这样的想法也太不切合实际了吧。”丁凯拿出自
己的观点说道。“小雪说出这样的想法,有多少人知道?”我毫不表情的问道。

  “因为我们讨论的技术问题,所以只有慕容董事长、我、钟庆和核心的五个
技术人员在,从鬼头调查的结呆来看,那五个技术人员没有问题。慕容董事长严
肃警告此事要保密,上升到公司的核心机密,而后要其中的两人在空余的时间和
钟总工一起研究一下。”丁凯看到我这样的表清,不知道我心中是怎么想的,所
以十分的小合的回答道,“这是慕容董事长的一时的想法,只是随口的说说,你
别什么意见,想法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为我在生小雪的气,丁凯赶紧的补
充解释道。

  “嘿嘿,这个想法真是他妈的好,小雪不愧是我的好老婆,这个思路她也能
这么快就想到了,很厉害啊。”我毫不表情的脸,突然开始放晴的笑了出来。

  丁凯听到我的话,脑袋都开始短路了,这都是什么夫妻啊。我非但没有反对,
竟然还赞同小雪的疯狂的想法,真是人们常说那样‘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你,你不会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吧?”丁凯无奈的问道,当然他是非常希望我否
定的回答。

  “当然,我要是没有那个想法怎么会组建航天方面的研究呢,你们以为我是
为了将一些航空技术转民用才研究这么简单吗,还是我的小雪老婆聪明,最先的
想到了。哈哈} ”我高兴的说道。

  “可是,是不是不太现实,你们没有做梦吧。我承认你很有钱,可是相对于
你们的梦想那也太可怜了吧。”丁凯提醒的说道。

  “丁凯,很多的事情不做什么时候都不会知道结呆的。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我就给你说一些吧,你担心国家政策不允许的问题不用考虑,这些我早就考虑到
了。同时我得到了主席及个各个部门的授权书,也就是说我可以全方面的开发各
种技术,甚至包括军事技术,只是所得的成呆要通过国家的点头认可,才决定是
否在市面进行流通。资金的问题,我们现在没有,可不代表以后没有,至少现在
要有做的想法和计划。”我跟他透漏一些信息道。

  “主席都给我们授权了,靠,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什么都要说出来。上个月
突然之间,我们慕容董事长就成了龙总理的干女儿,现在谁看我们公司不高看一
头,也是你的功劳吧?真的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秘密?”丁凯像野兽一样盯着我问
道。“嘿嘿,以后我会漫漫的告诉你的。

  “唉,看来我没有跟错老大,以后老大多照顾我一些,那个高官需要干儿子
什么的,给我说一声。”他现在知道了我为什么敢进入航天领域,所以陕复了原
来的德行。

  “丁凯,这件事情是绝对的机密,一定要叮嘱那些知道的人保密。现在利用
基金来挖掘各种人才,尤其是那些优秀的航天人才,但是我们要非常隐蔽的引进
这部分的人才,我们可以更加好的保护我们自己,你要牢牢的记住了。”我跟他
要求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代我向小雪大嫂道歉,关于这件事我还跟她争吵了一番,
我是太无知了。”他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你没有错,那是你应该做的责任,要是我处在你的位置上也会这么做,
小雪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的,他理解你这么做都是为公司着想。我明天到山东一
趟,回来之后到咱们振华研究所看看去,希望他们的研究能加快。

  “好的,你去吧,那个美如天仙的北大校花,也带了着他的人员进入了,也
许你的春天又来了,老大我支持你。”他坏笑的给我说道。

  “我去谈工作,你怎么可以这么看我呢,敢情我是一头发情的狼,见到好看
的都要上似的。”我不满的说道,装成正人君子的样子。他看着我,一脸的不信,
好像在说,你怎么装都是色狼,还是那种红眼的色狼。

  “好了,不说别的了,这一段时间辛苦了,多注意些身体} ”我关心的问道,
他可是我的好朋友,一个不会被叛我的朋友。

  “谢谢,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跟错老大。我一定会辅佐老大做一番事业的。”
他严肃认真的说道。

  “该说谢谢的是我,我们兄弟能在一起无敌龙书屋快发是缘分,希望一起创
造出一个新的天地。”我豪气的和着他说道。“会的,老大做的事情没有不成功
的。”他非常佩服的看着我讲道。

  “丁凯,我发现了你一个问题,在社会的几年里,你没有了在学校时候的怪
气,这不是什么好事,希望你可以重新振作起来。你知道吗,从我在天津第一次
见到你,就感觉你好像一直在压制着自己,其实你不必这样,我们之间的关系,
难道你还不放心吗?好好的想想,我希望见到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怪才丁凯。

  我和丁凯在他的办公室里吃了一顿工作餐,又具体谈了些公司其他的事情。
快两点的时候,我告辞离开了振华基金。“丽琼,你的工作处理完了吗,我在楼
下等你。”我给她联系道。“老公,人家己经等你一会儿了,我马上下去。”她
高兴的说道,然后就匆忙的下来了。

  我在车里等着她,她一会儿就钻了进来,我就开车出了龙腾大厦,开往她的
家里,她是一个人住,自己的单亲母亲前几年过世了。“老公,你怎么才处理好
啊,人家等了好久了。”她撒娇的给我说道。

  “哈哈,是不是下面痒痒了,又开始发骚了。”我边开车边色眯眯的说道,
我知道这么跟她说话,她非常的兴奋。嗯一,你说出这么难听的话,人家就是发
骚,就是对你发骚,怎么样。“她诱惑的说。”一会儿,看我不收拾你。“为了
安全,我忍着强烈的欲火,笑骂的说道。”我也好想啊,住的地方不远快到了。
嘻嘻,老公你要多忍一会儿噢?“她在一边调戏的我说道”哥哥我没有问题,是
不是你想了,下面又开始湿了吧,呵呵“我看了一眼她的两腿之间,突然伸手在
她的胸上揉了一把,奸笑的说道。

  “切,人家才没有湿呢。”她脸红的说道,不过语气不是那么的强硬,同时
她的两腿紧紧的并在一起。

  我们瞎侃着就到了她住的地方,这是个新开发的小区,里面的入住率才百分
之七十左右。丽琼告诉我,这是她去年按歇贷款买的,今年九月才入住。

  现在的单身,都是比较喜欢这种小户型,一室一厅的房子非常的流行。里面
的装修非常的豪华,基调是粉红色的,一看出这是都市前沿女性的房间。

  “不错啊,房子的装修真的很时尚。”我搂着她进了房间说道。从车上一下
来,我就抱住她,手就不安分的在她的敏感地带来回抚摸着,进屋的时候她己经
挂到了我的身上,不停的喘着粗气,眼中都有些迷离。“那当然了,都是我自己
的设计的。”听到我的话,她开始清醒过来,自豪的回答。我现在己经有了一个
认知,就是无论那个年龄段的女人,在自己男人面前都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不
错,不过没有我的小宝贝好,来让老公好好的?冷借你。”说着,我就吻上了她
的诱惑的嘴唇深情的一吻,我们之间的距离更加的近了,很久才分开,等到我们
分开的时候,我己经将她的上衣都脱掉,只留下一个蓓蕾丝边的胸罩。“老公,
我们先洗个澡好吗。”在我要解开她的胸罩的时候,她握着我宽大的手要求道。

  “让老公安慰好我的小骚货之后,我们再来个鸳鸯裕,怎么样。”欲火焚身
的我,那还顾及到这个,在她的耳边柔声细语的要求道。

  “老公,人家是第一次,所以要将自己身子洗干净,完全的献给你。我们先
洗澡吧。”她红着脸忍受着我的撩拨,忍受着自己的情欲,娇滴滴的说道。

  “这样啊,好吧。”我口中平静的说道,可是心中却是很吃惊,没有想到一
向以开放着称的她,竟然还是处女。

  我不得不暂时相信她的话,这么说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上午的时候,她开始的
技术那么的稚涩。从她的语气中,听的出她说的都是真的。当然我不会像初哥那
样,很兴奋的说‘你还是处女,啊,弄不好对方以为你在说她很淫荡,那不就失
去一次欢好的机会。

  “老公从来没有怀疑过丽琼老婆是处女,这些老公都不在乎,老公只在乎是
你,你是老公最最亲爱的小骚货。”看到她的脸色有些失落,我说着充满爱意的
情话,让她感觉到我的真心。

  “嗯,我也是,老公谢谢你。”她搂着我的脖子,吻着我的脸说道,丽琼真
是有和她火爆身体想媲美的热情。“走了,我们去洗澡,让老公给我的小宝贝搓
澡。”说着就抱起她要去洗澡。

  “哎呀,老公,我这里是用热水器啧林洗澡,没无敌龙书屋快发有专门的浴
室,我们就在这脱衣服,再到厕所里那淋浴,哈哈,你是不是不习喷啊。”她阻
止我抱她去洗澡。

  说完她就给我宽衣,尽管是冬天,可是在有暖气的房间里一点都不冷,何祝
我们这样火热的」合呢。她温柔的将我的衣服去掉,连我的小内裤也一次都扒了
下来。我的分身己经挺立,一柱擎天。“哈哈,你的己经硬了,真是个大色狼。”
她的小手轻轻的拍打了几下。“还是老公给你脱衣服吧,你一定是湿了,来吧。”
我抱起要逃跑的她,一件一件的脱掉,幸好上身己经去掉,要不还有麻烦一会儿,
她不老实的来回扭动着。最后下身就留下了那个粉红色的小蓓蕾丝边的内裤。

  “小骚货,你看看己经都这么湿了,都要把性感的小内裤给洗了。”我在抱
着她说,手却隔着她的小内裤A捏着。“啊一,老公,我自己脱好嘛,洗完澡再
给你。”她含羞的呻吟的要求道。

  她的皮肤是那么的滑润,没有一点的瘫痕,还透出健康的红晕。美艳容貌那
么的妖媚,薄施脂粉的妓白脸蛋、鲜红唇膏下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
去掉她的蓓蕾丝的胸罩,露着圆润柔软饱满的丰乳,两座豪乳挤出一道诱人的乳
沟来,全身带受有一点的赘肉,浑圆的大腿,平坦的小腹,这样火爆的身材,是
男人需要的极品。

  我没有理她的哀求,还是将她最后的一道屏障去掉,眼睛盯在她的神秘的三
角地带,那个男人最渴望的地方。柔细浓密的绒绒草地,一处隆起的高丘,早己
湿滑不堪。那个销魂洞穴一点也没有保留的呈现在眼前,我轻轻分开她的双腿,
忍不住的俯下身亲吻了一下,才发现丘陵处呈现粉红的色调,她应该是一个处女。

  “老公,我们洗澡好嘛,然后我的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你。”高丽琼尽管也很
羞涩,不过她是个现代都市女青年,只有守着身体之外,其他的都非常的时尚。

  我也知道不能太心急,就抱着她一起洗了一个鸳鸯裕。两个干柴烈火的男女,
当然是不能老实了,我在她的下身不是搓,就是在她的豪乳上揉,或者在她的臀
部捏,还含着她的双乳上的坚硬的突起。她也不老实的用手握着我的命根子来回
的动几下,轻轻的掐着,时不时的敲打解恨,终于一次艰难的洗澡结束。

  “老公,你不用怜惜琼琼,用全力爱我吧。”我们刚进她的卧室,她从一个
柜子中拿出一块一平方见方的白色高级布料放在床上,而后她跪在我的身前,含
着我的粗大,来回的允吸着,口中还迷离的说道。将她抱起来,放到她的双人床
上,热身运动己经过去,我将她的双腿分开,口中说着,“小骚货,开始会很疼,
你要忍住,一会儿就好了。”老公,好好的爱你的小骚货吧。

  说完我的身子就向下一沉,进到她的温暖的潮湿的洞穴之中,前面很宽阔的,
而后突然加快捅破了那层薄薄的代表女孩变女人的一层膜。她疼痛的叫了出来,
而后就享受到了人生的乐趣。

  一个下午,我们两个人疯狂的做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第一次破身的女人像她
这样。她却给了我一生都不能忘怀的一次,前面的桃花源,后面的后庭花,双峰
之间的销魂沟,都是她的第一次,也留下了无敌龙书屋快发我的印记。她太累了
就安静的睡着了,我悄悄的起来。简单的洗了一下穿上衣服。亲了她一口就离开
了,估计她要是醒来一定是到明天了。

  我回到家中,几个老婆都在,坐在客厅里高兴的聊着,其中还有那个没有露
出真容的陈管家。我走进客厅,她们都不说话了,都非常的高兴的看着我。“怎
么不说了,我是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啊。”坐在娟娟和芳芳的中间,我看着他们
笑着问“当然不是了,老公什么时候回来都是时候,呵呵,”芳芳开着玩笑说道。

  “哦,那就好,谁买的酸梅,这个东西很开胃的。”我看到沙发上几袋酸梅,
拿起来吃了一个说道。

  看到她们都看着我笑,我又突然发现沙发上还有一些酸的零食。心中就是一
动,电视上常有这样的镜头,这些都是怀孕的女人才最喜欢吃的零食。“啊,莫
非你们之中有、有……”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看着她们都点点头,我的心跳都
兴奋的加快,我的女人怀孕了。
  第一百二十二章爱心补膳

  几位美女都微笑地看着我,这个时候我己经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的女
人有喜了。看着几个女人的表情,我知道了谁怀上了。“娴老婆辛苦了,多长时
间了?”我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温柔的说道。“老公,我好高兴,终
于有了我们的孩子,最近我经常的干呕,没有注意,今天呕的厉害,就看了一下
医生,她们告诉我一个多月了。”她那圣洁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还没有隆起地肚子,
卧在我的怀中幸福的说道。

  “老婆,应该是我闭关前的那次中的吧,看来我们那天的疯狂是值得的。”
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道。“嗯。”她红着脸点点头。

  “奇怪啊,老公,你怎么一下子就知道我们之中谁有了,难道不能是我吗?”
调皮的芳芳疑惑的问道。

  “你没有发现吗,怀孕的女人和平常是不一样的,她浑身都有这母性的光辉,
眼睛会经常的看着自己的小腹,那里是我们精神的寄托,我们爱情的结晶,还有
很多地表现,你仔细地看就会发现。”我抱着娴姐,吻了一下她的红润的脸,跟
芳芳解释道。

  “是和以前不一样,我们和你这么长时间,你也射到我们身体里过,怎么我
们没有怀上呢?小雪姐,是不是我们的不够努力啊?”小丫头毫无遮拦的说,让
小雪的脸腾一下子就红了。一边的陈管家更是如此,此时非常的尴尬,一个大姑
娘听到这些,不知道怎么办了,赶紧说道,“你们聊着,我去餐厅要王姐她们开
饭。”说完后逃跑似的进了厨房,她的脑中突然想到,要是躺在我的怀中是她多
好啊,不知道什么感觉呢,这个想法更是要她害羞的脸更加的红。

  “哈哈!”看到陈管家这么狼狈的逃走,我们都笑了出来。女人的知觉很准
的,娴姐看着陈管家走的方向,知道又有一个妹妹逃不出我的手掌了。“芳芳,
以后不要在别人的面前说这些话,看把陈管家吓跑了吧。”我笑着给芳芳要求道。

  “哼,陈姐也不是什么外人,是我们最好的伙伴。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
题呢!?”她白了我一眼说道。

  “嘿嘿,你要怀上吗,这么小就想当妈妈了。以前每次后,都是把精华给了
娴老婆,就是希望她可以环上。有时候给你们,大部分都是在你们的安全期,老
公都给你们记着呢。等你们以后合适的时候,哈哈,每人都无敌龙书屋快发给我
生几个,怎么样?”我给她解释道。

  “老公,不生行不行呀,好像生小孩很疼的噢。实在不行,我最后一个生好
吗?”娟娟抱着我的一个胳膊撒娇的说道。

  “我知道了,娟妹妹是打算在我们生产的时候,一个人要霸占着老公,呵呵。”
小雪在一边看着玩笑说道。“哎呀,小雪姐姐,就是会取笑人家,哼,不理你了。”
娟娟装着生气的样子说道。

  “好了,我们吃饭去,到时候你们一定都会抢着要生的。哈哈!”我抱着娴
老婆走向了客厅,她也没有反对,看来怀孕的女人都是需要人照顾的。二楼,我
的大卧室里,我和几位老婆坐在转圈沙发上,看着前面的背投电视。

  “老公,你下午在那啊?怎么两个公司都不在呢?”娴姐在一边坐着说道,
口中还吃着今天买的酸梅。“当然是出去了,怎么有什么事情吗?”我心虚的问
道。“你说呢?”小雪听到后也说道。

  “带受什么呀,公司的情祝我知道了,你们取得的成就真是我没有想到的。
没有想到我的小雪老婆这么快就想到建设航天研究城的计划,厉害啊。娴老婆,
现在公司己经开始有项目做了,两家公司组织处理的也不错,对了,我明天要去
山东青市跑一个项目,那个项目非常的重要啊。我打岔的说道。

  “老公,你不用打岔了,我早就闻到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嘻嘻,是不
BBIN视讯→骰宝,点击进入 是背着我们去偷腥了。”娟娟过来坐到我的怀里,看着我说道。“这个?”我汗
啊,老婆都在听我的解释。

  “好了,还是老实交待吧,也不是不要你这条大色狼出去偷腥,只是不希望
你和那些不干净的女人接触。我们姐妹还不满足你吗,再说,我们不在乎你再给
我们增加姐妹,只是希望你不要目两着我们就行。”娴姐脸部没有什么变化,仍
然是那么深情的目光。“是啊,老公,只要那些姐妹接受我们,我们愿意和她们
一起分享老公的,你的能力以前都那么的强,现在一定更是厉害,我们姐妹一定
满足不了你的。”小雪脸红的和我说道。

  “就是呀,色老公,陈姐说你的功夫己经非常的厉害了,现在的身体素质是
以前的好几倍,我们一定是受不了的。她教了我们一套特殊的功夫,名字非常的
好听是聋赓合经》。她说是小师姑要她传授给我们的,练习好了也可以成为高手,
还可毋曾进做爱时候的快感,一会儿我们试试好不好?”芳芳向往的说道,她的
侠女梦己经做很久了,很久没有尝到销魂的滋味,她见到我自然是忍不住了。

  “好啊,我们一会儿试试。各位老婆,我坦白,我交待,但是一定要宽大处
理。下午和高丽琼一起出去了,你们也知道对美女我的抵抗能力较低,所蛇J就
发生了关系。”我脸红的给几位老婆说道。

  “哦,原来是丽琼姐姐啊,前一段时间娴姐姐给我们说过她的事情,她也是
那么喜欢你,听说她不错哦,身材特别的火爆,是不是呀。”娟娟无所谓的问道。
“原来你们都知道她的,我还一直的被蒙在谷里呢。是不是你们有预谋啊。”我
无奈的问“哈哈。当然了,我和几个妹妹说了丽琼妹妹的事情,丽琼虽然外表非
常的开放,其实很保守的,一直是处女之身,便宜你了。”她白了我一眼道。

  “是啊,我真是没有想到,不过我不会亏她的,既然你们都接受她了,那改
天就把她接过来住好了。”我思考着回答道,唉,要她不是处女,也许我没有这
个建议,最多是给她最好的生活,在外面的给她一套别墅来个金屋藏娇。“你呀,
把人家一个人留在那,不知道刚破了身的女人需要呵护吗,真是的。”小雪不乐
意的说“是老公想你们了,她下午太疯狂了,估计不到明天是不会醒来了,所以
你们不用担心,明早我再去看她,我现在只想和你们在一起。”我抱着娟娟,手
就进了娟娟的睡衣中,这个小丫头估计早就有预谋,竟然里面什么都没有穿,这
不是故意给我这个色狼机会吗。

  “明天我就把丽琼妹妹接过来,这样她就不用回家一个人孤独了。老公你是
不是在外面还有一个啊?”娴老婆不怀好意的问道,听的我头都大了。

  “有啊,就是那两个欧阳家的小姐啊,放心到时候我就去把她们找出来。”
我想她不会知道方敏的事情了吧,我可不能不大自招啊。

  “哼,还瞒着我们,东方猎头公司的老板好像和某人的关系不同一般啊?”
娴老婆不满道,其他的几位老婆都在一边看热闹,看来在家我的阵营越来越小了。
“嘿嘿,是有关系,她也是苦命的人,还是个美女,所以我就忍不住了,下不为
例啊,好不”我赶紧的将身边她抱在怀里讨好道,还是娟娟丫头疼我,赶紧给娴
老婆让出我宽阔的胸好膛好吧,不过你要受罚的,你接受吗?“她的眼中流露出
狡黯目光。

  “一定,你说怎么办吧,老公愿意受罚。”我不知道她要怎么做,不过我不
用担心,自己的老婆是不会难为我的。“你闭关一个多月,这些姐妹都是正青春
的好年龄,独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就罚你今晚把这几个妹妹伺候好。怎么样,
你满意吗。”她得意的给我说道。“夫人,老公遵命。”这样的美事,我怎么会
不同意的呢。

  孕期前期和后期两个月都是不可以进行房事的,前者对胎儿发育不利,后者
是怕胎儿早产,为了能有个健康的小BB,我还是忍了忍放过了我最想的娴老婆。

  娴老婆和娟娟被我用嘴和手让她们先各自得到了一个高潮,而后我就冲向了
另两位老婆杀去,她们两个在一边看着我和小雪、芳芳的疯狂。

  这前半夜我和两位老婆试了这种的姿势,娴老婆在一边给娟娟解释每个姿势
的要领和会有什么样的快乐,娟娟认真的学着,为几天后的第一次做准备。这样
奇特的画面,让我更加的勇猛。

  第二天五点,我起床打坐,发现我的内力更加的扎实。估计是昨天丽琼的处
女真气造成的,那个聋清心经》也起到了作用。

  昨天小雪和芳芳运用了聋清心经》和我缠绵,我才知道这是一种利用阴阳交
和来练习内功的功法。她们从我的身上吸取精气转化己用,不过对于我的身体伤
害基本没有,只要我运行一周天就立刻恢复全部的精力。没有想到她们学习这样
的功法后,她的桃源就像处女一样的紧绷有力,我以后真的有福可享了。

  我打坐完毕的时候,发现娴老婆己经起来了,看着另外熟睡的三位老婆,轻
轻的吻了一下就下楼吃饭去了。

  “老婆,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啊?为了我们的宝贝,也要多睡一会儿呀。”我
在餐厅看着她正在给我盛早餐,我从后面抱住她道。

  “才一个多月,带受有事情的。吃饭之后我们一起到丽琼那看看,你把人家
的处子之身给破了,估计今天都下不来床,我这个做姐姐的也得去看看。女人第
一次很伤元气的,我让王姐早起了一会儿,给丽琼顿了些膳补扬。

  “谢谢大老婆,以后家里的事情你就做主吧。”娴老婆真的是一位贤惠的女
人,这样的女人才是我的特殊家庭中的主妇。我们吃过饭,我开着车带着娴姐就
到了丽琼住的地方。

  己经睡了一夜的丽琼己经醒来,触手无敌龙书屋快发之处,没有我的踪影,
她知道我己经回家了。刚刚失身的她,有些孤独的伤感,眼泪就不由的流了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她的门被打开,看到外面还是漆黑的天,现在也就是六点多
一点儿。她开始害怕,不知道是谁进了她的家,她赶紧拿过来一边的手机,准备
随时的报警。“谁、谁啊?”她颤抖的问道。“琼琼,你醒了。”我听到她的话,
就出声道。

  “啊,老公,你没有走吗?”说着她就赶紧的下床,可是刚下来,就感到下
身撕裂的疼痛,马上摔倒的时候,我进来赶紧的抱住她。“怎么这么不小合,不
知道昨天太疯狂了吗。”抱着她光滑的一丝不挂的身体,关心的说“老公,我怕
你不要我了呢,现在好了。”她高兴的抱着我说道,用劲的搂着,好像怕我离开
她一样。

  “啊,娴姐,你怎么来了。”她看到走进来的娴姐,不由的叫了出来,想到
自己还是一丝不挂,还有床上的那些做爱后的痕迹,她害羞的要躲起来。

  “现在知道害羞了,我的小骚货,以后你们要一起伺候老公,不用这么害羞
的。”我手拍了几下的她的翘起的臀部说道。

  “是啊,妹妹,在咱们家里,有的时候几个姐妹是在一起伺候老公的,没有
什么害羞的。你不要动,姐姐给你收拾一下,昨天你也太猖狂了。”娴老婆跟她
说道,而后就把她的床收拾了一下,将带有鲜红色的玫瑰花般的白布料替丽琼叠
好放到一边,那是女人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谢谢姐姐!”她感激的给无敌龙
书屋快发娴姐说道。“我们以后就是好姐妹了,是一家人了,不要那么客气,刚
破了身多休息几天。老公,给妹妹盛一碗膳扬。”娴姐拉着躺在床上丽琼的手说
着道。

  “妹妹,这是大补的膳汤,赶紧的尝尝。这可是老公以前配制的‘爱心补膳,
汤,我们经常喝的。”说着就要我给她喂了起来。小半碗扬,在我的喂之下,她
一会儿就喝完了。时间己经是快七点了,我站起身来说道,“时间来不及了,我
得走了,丽琼今天在家放假一天,娴老婆你在这再休息一会儿,今天起的太早。”
知道了老公,路上注意安去。在两人的叮嘱声中我踏上了去山东青市的路。